Berita Gerakan

劉華才:公平撥款選區刻不容緩!

Dis 7, 2023

首相署法律及體制改革部長阿莎麗娜日前在國會上議院說希盟改革受阻,是因為團結政府政權不穩,每天都有變天可能。然而我卻看到,安華早就以「不發放選區撥款,逼迫國盟議員『跳槽』支持他」的手段取得2/3多數議席,這個理由不應成為改革停滯的藉口。我認為政府理應讓反對黨參與體制改革方面的工作,以確保國會的運作以及所有的改革議程中也有監督、制衡的聲音,而不會讓我國的體制改革淪為一言堂,破壞我國民主制度。

我們可以看到甘馬挽補選,國盟3萬7000多張多數票大勝的成績證明了人民依然相信國盟,能代表他們在議會裡發聲。因此,我呼籲團結政府尊重我國的民主制度,並積極與國會內的反對黨協商、合作,確保每個國會議員都能為自己的選區及選民發聲。

安華任相已有一年的時間,但許多競選期間的承諾都毫無進展。其中最明顯的就是選區撥款上的不公。希盟早在選前答應,作為改革的一部分,他們將會落實公平撥款給所有的朝野議員。但如今我們不只是看到反對黨議員沒有獲得撥款,安華政府更是直接「綁架」選區撥款,逼反對黨議員表態支持安華,變相鼓勵反對黨議員罔顧反跳槽法,變相「跳槽」支持他。

更過分的是,本來是團結政府一員的大馬民主聯合陣線(MUDA),在退出政府後,政府便撤回該黨的選區撥款。從這點來看,完全可看得出安華所領導的政府不僅是一個背信棄義,不願落實改革議程的政府,更顯示了他是一個罔顧我國法治及民主的獨裁者。所謂權力導致腐敗,而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若我們允許國會的運作和改革的過程只有一種的聲音,而沒有製衡的力量,那麼馬來西亞勢必將會回到過去希盟口中腐敗的情況。

此外,由首相安華領導的「昌明大馬」政府在廢除大道收費站的問題上再次暴露了團結政府言而無信、不守信用的本質。日前我在國會上議院向工程部長亞歷山大提出詢問,即政府在廢除大道收費站一事上會採取何種措施。然而,我對部長的回應感到失望,因為部長明確指出不會廢除大道收費站,並表示如果政府廢除大道收費站,就必須支付巨額的賠償金,同時還要負擔大道昂貴的維修費用。

從這一點來看,政府已經明確告訴人民,他們沒有履行選前承諾的意願。因此,希盟所提出的競選宣言其實只是用來欺騙選民的手段。在書面回覆中,部長提到政府已經取消了五個大道收費站,但實際上這五個大道收費站是在2011年至2018年1月1日期間取消的。換句話說,在希盟執政之後,政府並沒有廢除大道收費站,相反,部長列舉的取消大道收費站的措施都是在希盟上台之前完成的。

懲罰人民

除了廢除大道收費,我也呼籲希盟落實他們競選宣言中提到的公平選區撥款、廢除《1971年大專法令》、廢除《1984年煽動法令》、制定《政治獻金法令》等諸多承諾,別再以「現在是聯合政府,不是希望聯盟單獨執政」這種無賴的藉口推脫。其中,最迫切的是立即實施公平的選區撥款,無論是在州級或聯邦級別的議員,希盟及聯合政府需立即撥款給反對黨議員,也應立即停止「支持政府才提供撥款」這樣的下三濫行徑。希盟理應學習國盟執政的州屬,至少為所有的議員提供一定程度的撥款,停止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而懲罰人民。

因此我呼籲馬來西亞人民,特別是華裔選民,要認清希盟的真實面貌,不要再輕信那些看似充滿誠意實際上卻難以兌現的承諾。

禁在野党议员进校有失公允  黄佳祯:学校是公共场所

禁在野党议员进校有失公允 黄佳祯:学校是公共场所

(雙溪大年18日訊)吉打州行政議員黃佳禎說,由於團結政府禁止在野黨議員進校園,造成吉打州議員要給州內的華淡小撥款及援助時都要偷偷在校外進行,校方也不敢把所拍的照片上載至社交媒體,情況猶如在野的人民代議士與校方在偷情。

baca la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