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 SERTAI KAMI SUMBANGAN SERTAI KAMI SUMBANGAN

Berita Gerakan

外劳问题是计时炸弹

Dis 2, 2020

文:胡栋强

为何总要等到发生事情后,才要忙着解决,才要来作出指责?

记得在国内监狱还未爆发疫情浪潮之前,各有关方面包括民政党,都在促请政府单位密切关注监狱内囚犯拥挤的状况,并尽快采取疏散囚犯行动,避免疫情一旦在狱内爆发,上演一场不可收拾的局面。

我们当时说过,监狱内囚犯如果太过挤满,囚犯们将很难维持肢体距离,若爆发疫情将一发不可收拾,甚至威胁囚犯、狱卒及他们家属的性命,尽管我们都作出了呼吁,但很遗憾的是监狱局当时并没有即速采取疏散行动,我们都感到很担心。

结果疫情真的爆发了,槟城、太平、亚罗士打、爪夷、双溪大年等多区监狱先后出现确诊病例,在这个时候,我们才看到国家安全理事会及监狱局愿意采取行动,以及落实强制行管令等,如果他们早前已有所防范,相信病例也不会在一时之间突然大爆发。

监狱内引爆疫情的确让人民担心,尤其是一些居住在监狱周围的居民等也被拖累,经过这一次的教训之后,我们非常关注国内客工宿舍的问题,若不及时应对,大马随时都会步上狮城的后尘,邻国疫情一度陷入困境,确诊病例甚至突破数千人数,情况堪虞,在追根就底之下,发现了这些冠病病例都是因为外劳宿舍引发而起。

外劳宿舍的聚集性感染频发,当时是新加坡疫情防控面临的最大挑战,该国为此采取了一系列针对性的防疫行动,新加坡病例出现跳跃式增长,主要原因是病毒在人口密集及环境生活条件恶劣的客工宿舍肆虐,大多数感染者皆是轻微症状或无症状,因此无意间又传染了更多人。

新加坡政府当时主动出击,加强对高风险人群的排查力度,也使确诊人数相应大幅提高,新加坡在2019年度的总人口是570万,其中非居民人口占了170万,包括称为“客工”及“马劳”。

至于大马,外劳人数也不比新加坡少,再加上非法逗留在我国各境区的非法客工,人数可说日益增加。

大马外劳,实际上和狮城一样,都是被雇主安排居住在密集及环境糟透的宿舍,一些无良雇主为了省下大笔费用,甚至安排数十名客工挤睡在一间睡房,如果是过去,这些客工勉强还撑得住,但正因为目前是疫情在大马张牙舞爪的阶段,我们都在害怕,日夜担心,这些客工宿舍一旦引爆冠病病例,它将很快的蔓延扩散,到时候,大马的情况,可能会比新加坡来得更为严重。

日前,人力资源部长沙拉华南表示槟城、雪兰莪等区州属的客工,必须强制性的接受冠病检测,社险将会为雇主提供每人60令吉的津贴,基因疫情目前已发展至无阶段时期,民政党建议强制客工进行检测的指示,应进一步扩展至全国各州,在同一个时候,检查客工宿舍也必须在全国展开,忽略劳工环境清洁或抵触肢体法令的雇主,应马上被对付。

我们认为,政府有必要尽快行动,采取坚决及最果断,最严格的措施,努力抢在疫情前面,这样才有希望阻断疫情扩散,如果像监狱引发疫情的事件一样,等到病例出现了才要来采取防范措施,那为时已晚了。

马来西亚政府也必须向新加坡学习、讨教,他们是如何应对这个难关,我们不要类似发生在新加坡的“客工疫情大风暴”在大马上演,最近,柔佛一间像胶制品工厂外劳宿舍里其中一间房间,竟然被发现住了十人,这间小房其实只可以住上四人,他们的雇主为何要将他们当做“另类人”看待,一起的给挤入了这间睡房。

在国内雇主严重忽略之下,外劳宿舍其实就和医院和监狱一样的拥挤,超拥挤又没冷气,说实在的,如果其中一人证实被确诊,那么另外九个人肯定也是中招,与他们接触过的人士,也是一样会受到牵连。

柔佛居銮外劳宿舍事件只是冰山一角,我们相信国内其它地区也是出现同样的问题,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警示,政府必须抢先在疫情爆发之前行动。

在这个时候,我们提议中央政府即刻行动,强制指示雇主必须为他们的客工提供符合防疫标准程序的宿舍,至于违例的雇主,则必须被重罚一番,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如果疫情大爆发了,就是大事了。

现在外劳宿舍的状况就像之前的监狱一样,虽然当时来自四方八面的团体及领袖都在作出劝告,奈何这些执法单位却听不进去,还是以为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结果呢?国内各区监狱真的引发了一场疫情战争!

一次够了,不要再来第二次,这一次,中央及各州政府就请关注在各地区外劳宿舍的问题,而且要马上行动,因为我们已没有本钱再拖延下去了,宣战疫情的工作必须即刻启动。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团队,预测大马的确诊病例在进入2021年后,仍会不断攀升,累计确诊病例甚至将在12月中旬突破10万大关,达10万1366宗病例,这是一项由专家发出的警告,大马政府是必须认真给予看待的。

华人还会相信吗?

华人还会相信吗?

祖国斗士党署理主席拿督斯里慕克里兹表示不排除,马哈迪和公正党主席安华可能在下届大选合作.

baca la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