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ita Gerakan

意象之中,意料之外!

Nov 21, 2022

文:张引弘

从大选的成绩中不难发现,发生了两个非常大的变化。这些变化,带来了新的浪潮,凸显了马来人和年轻人纷纷给予国阵政府的“回应”。

如果说2018年的第14届全国大选成绩是非巫裔的倾力支持,创造出来的历史时刻的话,那比起才刚结束的第15 届大选,可说是小巫见大巫了。

为何这么说呢?

不妨回看马来人占大多数的选区和州属,然后再看看他们的得票数。相比起上一届选举的结果,就发现到,除了国阵自个儿的票数流失以外,其他主要政党如希盟和国盟(当时的回教党)的得票率都提高了不少,特别是国盟的得利最为显著。

就连国盟主席慕尤丁本身也承认,国盟能赢得如此的成绩,完全是出乎意料。这也证实了早前大多数的政治分析都指出,如无意外,大部分的马来选民将会拒绝国阵,却依旧对希盟缺乏信心的前提下,然后纷纷把选票转向投给由土团党和伊党主导的国盟,而不会投给打算出来分一杯羹的祖国斗士党。

至于18至25岁的年轻选民,虽然早前很多人都认为他们非但没有政治立场,也对政治课题一问三不知,更摸不清楚他们到底想把票投给谁,但他们早已集体地表明他们想要些什么,而且还勇敢地展示了他们想要改变的意愿,非但超出了各方的预期,还证明了年轻选民并非称为政治冷感的一群。

当然国阵可以兵败如山倒,他们自家主席扎希的功劳也不少。首先,他本身执意带着贪污诉讼罪,在水灾时期来场全国大选之外,是为了好让他成为首相,然后方便撤销自身案件。普遍上大众都认同这说法。其二便是国阵的候选人排阵,如凯里上阵黑区,犯下策略上的错误。

再来,扎希也低估了没得上阵的巫统地方领袖的影响力,把服务了好几届、有名望的候选人给除了名。这就等同于把议席拱手相让给政敌。玻璃市前任大臣沙希淡,就是最好的例子,间接呈现出选民拒绝了国阵,特别是巫统的局面!

因此,即便国阵经历了历史性的惨败,国阵依旧还是会被希盟或国盟,相互拉拢来组成来届联合中央政府。只是到时不知是希盟还是国盟,被人截了胡,让以为煮熟的鸭子,到头来却飞走了,摇身变成了国会反对党阵营。

所以,哪个阵营都好,也别开心得太早哦!

天气炎热人民用水电量增 王煦棱促折扣费用予民

天气炎热人民用水电量增 王煦棱促折扣费用予民

民政觉全国妇女组署理主席王煦棱指出,近数月来,我国天气炎热,人民用水量与用电量都无可避免增加了,加上水费与电费已大幅度调涨,生活成本又飙升,人民实在吃不消,因此促请政府应体恤人民,并寻求途径让国能与供水机构为人民提供特别折扣优惠,以减轻人民的沉重负担。

baca lagi
仍有机会重返为朝 民政不忘初衷面对挑战

仍有机会重返为朝 民政不忘初衷面对挑战

(吉隆坡26日讯)民政党主席拿督刘华才强调,该党在过去56年创党历史中,面对过一朝二野,从反对党到执政党,再由执政党换回反对党,这些都像是在考验全体党员的意志和信心,并且相信只要“不忘初衷”,万众一心面对挑战,有朝一日仍有机会重返为朝,继续为国为民服务。

baca lagi
槟水费没必要涨价 PBA应寻策应对高用水量

槟水费没必要涨价 PBA应寻策应对高用水量

(槟城26日讯)槟州民政党公共投诉局主任黄义恩指出,槟州供水机构首席执行员巴玛纳登所提出的“槟城人用水量高须涨水费”论,根本就是站不住脚的说法,因为更高用水量与需求量,表示槟州供水机构将收获更多水费,所以应该没有必要涨价!

baca la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