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ita Gerakan

我们都扑了个空?

Okt 23, 2023

/王煦棱

回看近期报章上报道的新闻,我在想,我们是不是都扑了个空?

怎么说呢?先看看我国首相安华所宣布的2024年财政预算案。除了上一期我提及的零GST,服务税(Service Tax)增加至8%,并没有希盟所承诺的减低我们消费者的生活负担外,里头也没看到团结政府给华校的拨款到底有多少,只看到教育部获得最高拨款,达587亿令吉,高于2023年的552亿令吉。那,华校到底能在587亿令吉里面拿到多少的拨款呢?

教育部副部长林慧英被询问华校拨款时,只说教育部在2024年财案中获得最高拨款,本身会为华教争取更多。

还记得2008年2月25日,行动党宣布竞选宣言时,告诉我们要改变才能享有公平教育拨款,保护母语教育。还记得,2008年行动党与公正党成功联手执政槟城后,跟我们说,民联(希盟的前身)推出了“能干、问责及透明(CAT)的施政方针施政。

今天的团结政府主要是由希盟(行动党、公正党和诚信党)为主,若说透明,理应透明的让我们知道华校拨款到底占了教育部拨款的多少数额;若说公平,林副部长何须谈争取,而是应当已制定好一个制度,公平的分配拨款。因此,2008年承诺的公平教育拨款,真的做到公平了吗?

再有,2008年,我们也被告知所有政府工程合约皆贯彻公开及透明化招标。如今,我们看到的是峇都加湾第二工业园土地买卖没公开招标的案件、2018年太子道土地未经公开招标案件,更甚的是,行动党头头曾于2019年4月自己承认槟州是有直接交涉的计划。

何谓所有工程?“所有”既是全部。全部政府工程都必须公开和透明化的招标,主要是避免贪污的问题出现,如今做到了吗?

还有,落实地方政府选举,以确保地方政府绩效和工作效率。今天,我们听到的是恢复地方政府选举不是当务之急。今天,我们也看到24个槟岛市议员名额当中,原本4个给予非政府组织的名额,也减到剩下1个名额。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已经与“恢复地方政府选举”的目标越离越远了?

从2008年到今天一直高喊改革、民主与自由的希盟(行动党、公正党和诚信党),今天是否真的公平分配选区拨款?当初,他们告诉我们说,支持壮大在野党,加强制衡政府的力量。如今我们看到的是,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说,自从他退出团结政府后,政府已撤回他的选区拨款,并获得首相署执行规划单位(ICU)所证实。

首相安华说,在野党要拨款得先谈判。谈判什么呢?我们都是马来西亚人,难道投票选反对阵营的都不配得到照顾?这又是什么民主呢?

难不成,2008年当时行动党和公正党谈的改革、民主和自由是今天我们所看到的?那,我们不就都扑了个空?

胡栋强讥安华上台即降油价

胡栋强讥安华上台即降油价

(槟城11日讯)民政党署理主席胡栋强调侃首相拿督斯里安华,如果没患上选择性失忆症,不该只记得2008年的事,而忘了过后的,甚至是发生在2022年的事!

baca la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