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 SERTAI KAMI SUMBANGAN SERTAI KAMI SUMBANGAN

Berita Gerakan

槟马华豪吞民政地盘 闪选或比巫统选更多

Jun 26, 2020

闪电大选喧嚣尘上,槟国阵启动议席分配非正式谈判,马华槟州联委会不排除成为大赢家,可在选区结构因素下瓜分最多民政党议席,上阵席数史上首次超越“老大哥”巫统。

纵然在2008年改朝换代前,槟首长职位在国阵精神下,一直由槟州民政党出任,但槟国阵长期以来的州议席分配,分别是巫统15席、民政党13席、马华10席和国大党2席,以巫统上阵议席最多,是连“首长党”都比不上。槟州共有40个州议席。

只是,在民政党于509全国大选后,宣布退出国阵转为独立政党的变化下,槟国阵传统议席分配,势将改写。

马华槟州联委会主席拿督陈德钦接受《光华日报》访问时强调,国阵议席分配向来按选区种族比例,作为主要考量。槟州虽为华裔选民高度集中州属,但威省的巫裔选民比例高选区也不少,所以巫统一直获得上阵较多议席。

“这是不能略过的政治现实。不过,在民政党退出后,情况或许有所不同了。”

他不讳言,由民政党上阵的传统选区,多为华裔选民占60%或以上选区。民政退出国阵后,议席分配版图必然改写。巫统虽为国阵老大,却也不能豪吞所有,毕竟由巫统上阵华裔为主选区,并不符合政治现实。

因此,他预料在国阵最高理事会协商下,马华槟州联委会或能在新议席分配下,获得分配更多原属民政党选区,加上马华本身席数,或出现史上首次超越巫统的情况。

“这是初步讨论的可能,一切仍旧要交还国阵最高理事会,作更深入讨论。相信很快,便有定案。”

他也分析,目前政局已无法与往日比拟。民政党退出国阵虽空出13个州议席,可供各党分配,可是就算巫统成功争取更多配额,一旦出现新联盟方程式,即国阵+国盟(伊斯兰党和土著团结党),要达致一对一对战希盟,巫统或就需分出本身“份额”。

“伊党和土团分别是宗教和种族政党,争上华裔偏高选区也无作为。所以槟巫统或需面对与这两党重新讨论席位分配,最终情况(如何分配),还难预料。”

他补充,槟国阵目前议席谈判,仍然处于3党之间的非正式谈判,未到决策阶段。国阵盟党之间友谊深长,各造有一定合作基础和共识,最后必能出炉最符合各党竞选利益的新议席分配版图。

陈德钦:槟国阵不敢怠慢 各党展开备战工作

陈德钦坦言,虽然全国大选至今是只闻楼梯声,可是槟州国阵不敢怠慢,各党已展开各自备战工作,包括成立各州联委会的选战指导委员会。

然而,槟州国阵主席职位过去一直由民政党出任,前主席正是已淡出政坛的前槟州民政党主席邓章耀。

两军对垒,最忌便是群龙无首,无主帅坐镇中央。陈德钦强调,槟马华将槟州国阵主席职位的谈判,交给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

“依国阵传统,各州国阵主席和国会联委会主席都需通过国阵最高理事会,才能拍板定案。我们很重视主帅之位,但不为帅位争战,交总会长去谈判讨论,选出适合人选。”

他强调,槟马华目前仍将焦点锁在过去传统选区,积极动员备战,以巩固基本盘。然而,槟马华也在过去民政党盘踞的选区开始人力布署,以待选战一到,便能直接迎战选举。

胡栋强:民政已做好备战 不排除全面开打

闪电大选随时开到,退出国阵后的民政党“孑然一身”,无所依傍下或遭前战友国阵有希望联盟双面夹杀。槟州民政党主席胡栋强重申,民政党已做好备战,不排除全面开打。

他强调,“双面夹杀”说法也言之过早,毕竟选战行军布阵讲究策略,或有阵营有意与民政合作,在各自优势选区达致不抢票相杀协议,仍未可知。

“政治局势瞬息万变,民政是独立的多元种族政党,初步议决是全面开打。但我们不会抗拒任何阵营来谈判,但暂时没有和任何一方接触。”

他表示,槟民政在国阵年代,只上阵13州议席。现在没有盟约束缚,民政一路坚持的多元种族特性,更在退出国阵后,收获一批巫裔党员,可堪在来届全国大选,上阵非传统选区。

不过,他说碍于脱离国阵后,竞选资源有限下,民政将更慬慎面对选战,最终从全面开打转为精选有把握选区,和派出具胜望候选人出战,收窄进攻范围,也是考量策略之一。

他说,早前因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备战工作放缓。现下,坊间闪选消息渐热,民政已拟定各区行动中心,准备就绪。

“我们已使用2019年最后一季选民册做为依据,进行备战布署。”

槟巫统主席:国阵议席分配将展开讨论

槟州巫统主席拿督慕沙指出,槟国阵议席分配谈判很快将展开正式讨论,预料国阵各成员党将使出浑身解数,争取更多上阵议席。

“向来都没有所谓的民政议席,所有议席都是国阵的。当然,民政党退出后,国阵会重新做议席分配,但正式谈判尚未启动。”

他说,槟巫统、槟马华和槟国大党领袖,之前只是相约非正式讨论,各党也表明要争取更多议席,是自然不过的事。然而,在政局变化下,议席分配已成敏感课题。本身将于下个月相约友党领袖,正式讨论。

“我们也会争取(巫统)。巫统之后或还会在国盟框架下,与伊党和土团党洽谈,反正一切等待上层指示后,才有定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