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 SERTAI KAMI SUMBANGAN SERTAI KAMI SUMBANGAN

Berita Gerakan

没线上运作 柔民聚集申请援金

Apr 25, 2020

(新山24日讯)柔佛州政府发放新冠肺炎善行援助金(Bantuan Ihsan Covid-19 Johor)协助受影响的民众,但有关申请不能通过网上申请,上述措施宣布后引起民众真争相排队领取表格,造成人群聚集。

柔州政府日前宣布,为没有获得生活援助金(BSH)及国家关怀援助金(BPN)者发放250令吉至500令吉的援助金。不过,上述援助金无法通过网上申请,申请程序存在缺陷。

民主行动党士姑来州议员陈泓宾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说,自该援助金宣布后,该服务中心近几日聚集大批上门领取表格的人潮,每次有数十人,也多次有警方上门维持秩序。

他说,本身劝请民众先自行上网下载和列印表格,填妥后再交到服务中心,可减少人群接触及减少出门遇到路检。

“然而,很多人都没有打印机,士姑来选区很多中年和乐龄人士,他们因不擅长科技,因此都上门领表格,造成人群聚集。”

陈泓宾透露,柔州政府昨日在面子书公布指有关表格非公开流传,而是受委任管道的代理或协调员填写。

“若负责处理的人员也需要每天接触那么多民众,岂不是相当危险?士姑来选区有7万选民,每天要见那么多人,我的职员也很危险。”

增加染病风险

民主行动党柔佛再也州议员廖彩彤今日发表文告,促请州政府将上述援助金申请改为线上申请,以避开人群聚集的情况。

她说,目前已有不少人要前往该援助金的申请管道询问详情。受委处理申请的代理必须先向申请者索取资料填入表格,有关程序不仅拖延申请,还造成中心聚集人潮,违反行动管制令。

她说,为减少人群接触,该服务中心已在门外挂放一个箱子,让申请者投入表格。

民政党全国副主席兼柔佛州联委会秘书邱孝利指出,柔州政府的援助金措施因申请程序的缺陷,让民众暴露在可能感染病毒的环境中,应马上作出检讨。

“大批民众必须出门在外排队呈交表格,这不是提高民众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吗?难道州政府为提高有关单位的曝光率,无视民众的健康?此外,民众还可能遇到警方,被开出1000令吉的罚单。” 

他认为,州政府必须重新检讨有关申请程序,可仿效中央政府,让民众透过网络申请援助金。

“一旦获批,就把援助金直接汇入申请者的银行户头,不需要让民众大费周章,面对风险外出提交表格。”

他也建议,州政府不妨考虑透过电子钱包方式发放援助金,民众也可以省下到提款机提款的步骤。

“州政府要想方设法,让民众在限制行动期间减少外出,降低确诊病例的数据,让我国早日脱离疫情。” 

表格不公开 助真正需要者

柔州卫生及环境行政议员维加纳登表示,新冠病毒善行援助金的表格非公开流传,而是由获州政府委任的代理或协调员使用,以协助州政府鉴定真正需要获得援助的人。

他说,柔州政府所发放的援助金,是协助没有获得生活援助金(BSH)及国家关怀援助金(BPN)者。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的表格非公开发放,而是让受委的代理和协调员使用。

“由受委的代理或协调员负责,是因为他们对所属地区更为了解,知道真正受影响的群体。”

他说,代理或协调员由负责的管道即柔佛州大臣署办公室、县署办公室、地方政府(县、市议会)或是所属选区州议员办事处协助委任。

“他们负责鉴定需要获得援助的群体,资料提呈后再由州政府财政司的‘柔州线上善行系统’(e-IHSAN Johor)审核是否符合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