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 SERTAI KAMI SUMBANGAN SERTAI KAMI SUMBANGAN

Berita Gerakan

结婚13年后才知注册是假的! 连累女儿公民权被收回

Jun 13, 2022

一对马越夫妻在2006年注册结婚,2007年及2008年两名女儿相继出世,都成功取得注明是“马来西亚公民”的报生纸,岂料在长女出世后的12年,到国民登记局给长女办理大马卡(身分证)时,却被告知两夫妇当年的婚姻注册是假的,因此两名女儿的“大马公民报生纸”需被收回,并改发“非公民的报生纸”!

在过去12年都没有面对任何的问题,甚至连做梦也都没有想过,两名亲生女儿会是非公民的爱大华居民钱源良(56岁,木匠),今午带著妻女向霹雳州民青团团长王健心求助,希望可以争取回两名女儿的公民权身分。

钱源良今午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他与越南籍太太陈锦翠(34岁)是于2006年通过婚姻中介的介绍及安排办理下,成功在马来西亚注册为夫妻。

官员促需补办注册

他说,结婚后的第一年及第二年,两名女儿钱莉莉(15岁)与钱美莉(14岁)相继出世,接著上小学至中学,无论是办理报生纸与儿童大马卡(My kids),到政府诊所看诊及在政府学校读书都没有问题,而且也享受到公民的待遇。

“我是在2019年,带年满12岁的女儿到曼绒国民登记局办理大马卡时被官员告知,我的结婚注册是假的,并且已被列入黑名单,因此要求我需马上补办结婚注册,并且收回了我的结婚注册证书,还有女儿的报生纸。”

他说,这官员指需马上办理新的结婚注册,否则就是违法,可被判刑,而他在听了官员的建议后,也马上重新办理了结婚注册。

“我在2019年成功办理新的结婚注册,而两个女儿也在2019年8月30日获得发出报生纸,但却是‘红色’(非公民)的。对方说是非公民报生纸,还说由于我在2006年的婚姻注册是假的,因此需要重新办理结婚注册后,才能重新为两名女儿提出办理属于大马公民的报生纸及身分证。”

他说,该名官员还告诉他,只要他马上提出申请,两名女儿有望在两年后(2021年)取得属于大马公民的报生纸,届时就可以办理身分证申请。

“我当时已六神无主,又不识字及不懂法律,唯有听取官员的意见,但两年早已过去,我多次到曼绒国民登记局询问,都说还没有获得布城的批准。”

他说,自两名女儿在被收回属于大马公民的报生纸后,两名女儿在学校读书已不再享有公民待遇,如就读小学需一年缴交120令,而就读中学则一年需缴交240令吉。

“虽然目前两名女儿还没有因为非公民身分而面对太大的问题,但接下来若想出国,包括回越南探亲都已不能,因为已无法申请到大马公民的护照。我还担心若女儿一直都拿不回公民权,未来还能不能继续留在我国,还有她们读书及就业都有可能面对问题。”

另外,被询及当年是在那里办理的结婚注册时,钱源良说,当年的一切手续都是交由婚姻中介去处理,他只负责缴交两万多令吉的费用。

“我还记得当年的婚姻注册是在柔佛东甲办理的,因为当时该名本地代理说,他的老板是柔佛人,因此手续在柔佛办理比较方便,并且还带我去曼绒国民登记局,把我身分证上的住址改去柔佛州,在成功拿到结婚注册后,又带我去登记局把身分证上的地址改回爱大华。”

他说,他根本就没有想过代理是为他办理假的结婚注册,所以他才是受害者。

王健心:促当局考虑补发公民权

也是民政党木威区部青年团团长的王健心说,钱源良与太太及两名女儿都是这事件中的最大受害者,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婚姻注册是假,也不知道女儿的公民权也是有问题,所以他会建议钱源良向警方报案,以表明他是受骗。

他说,钱源良与太太是在2006年结婚,若婚姻注册是假的,为何他的两名女儿在政府医院出世、办理报生纸与儿童大马卡,以及申请大马护照出国时,都没有面对问题呢?如果有错应该是国民登记局的责任。

他补充,根据大马法律,需注册结婚后出世的孩子才属于大马公民,那么官员要求钱氏夫妇在2019年重新申请结婚,结婚注册的日子也写明是2019年,如此一来,钱氏夫妇的两名女儿在法律上还能不能拿到公民权呢?

“我已草拟信函给布城国民登记局,说明事情的原委,要求当局考虑接受钱氏夫妇才是受害者的事实,并且以个案处理的方式,马上补发公民权身分给钱氏的两名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