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 SERTAI KAMI SUMBANGAN SERTAI KAMI SUMBANGAN

Berita Gerakan

脱离国阵不受固打限制 槟民政要竞选马华国大党传统席

Jul 29, 2022

民政党在2018年退出国阵,几经转折加入国盟以在第15届全国大选结盟竞选议席,槟城民政党主席胡栋强透露,民政党将在槟城竞选上一届选举的4个国会议席和13个州议席外,将寻求竞选前盟友马华和国大党在槟城的国州议席。

他指出,从前民政党在国阵联盟内,根据议席分配固打安排好竞选的议席,但如今民政党在国盟不受“固打”限制,因此会在槟城上阵更多的国州议席,包括之前马华和国大党上阵的选区。

槟城总有13个国会议席和40个州议席,上一届大选,巫统竞选5国15州、马华竞选4国10州,以及民政党竞选4国13州,而国大党则只竞选2个州议席。

希盟当时以37席执政槟城,国阵仅靠巫统赢得2席,伊斯兰党1席;值得一提,土团党赢得2席,不过在喜来登政变后已退出希盟。

胡栋强在接受《透视大马》访问时指出,民政党可能上阵马华与国大党在上一届竞选的议席,一共12个议席。

“我们在上一届竞选的议席,都有继续服务,相信由民政党再作冯妇的几率高,马华和国大党的议席共有12个,由民政党、土团党和伊斯兰党再分配竞选,因为土团党和伊党也有华裔候选人可以上阵。”

他强调,竞选议席不在于上阵多个选区就好,而是必须有把握以及可以胜出。

他透露,民政党已选出第一批“发言人”在选区服务,领导层为发言人制定一套关键绩效指数(KPI),只要“发言人”达到KPI的要求就有望成为候选人。

“现阶段,发言人不能算是候选人,因为还要视乎表现,选民是否接受他们。”

“我们是预算可以上阵13个州议席,或分配更多,候选人方面80%是新人上阵,其余是候选人是参政资历深,老中青三结合。”

他直言,民政党仰赖年轻候选人可以吸引到年轻选票,只有新思维、新面孔和新姿态才可以看到民政党的真正改变。

他指出,民政党在上一届竞选4个国席,分别是峇都交湾、丹绒、升旗山 和日落洞。

“没有所谓的民政党传统议席,所有议席都会重新分配,不过这4个国席,一直以来都有在服务,因此会建议继续上阵以上国席,其余就是马华和国大党的国席,民政党也有许多优秀年轻的印裔党员。”

抓摸不透年轻选民政治倾向

随着18岁自动登记成为选民政策通过后,槟州共有22.5%或至少20万名青年,将在第15届全国大选首次投票,胡栋强指出,虽然柔佛州选举经历过年轻选民和新选民人数增加,不过,由于疫情关系,投票人数不理想,因此至今没有任何政党可以百分百吸引到首投族和18岁选民的政治倾向。

“截至2011年12月,槟城新增25万8805名18岁选民和首投族选民,在槟城,峇六拜和马章武莫的人口激增最快,因为当地工业发展关系,许多年轻人迁移过去居住。”

他坦言,至今还摸不清年轻选民的投票倾向,到底是希望有一个清廉的政府还是关注民生福祉的政党。

“我们可以理解年轻人不在意过去历史,不愿意听政党过去政绩,但是年轻选民是否反对贪污腐败的政府,我们不知道。”

他举例,槟城前首席部长林冠英政州政府不长时间就涉及贪污案,但是一些选民依然坚持支持行动党。

再者,胡栋强点出年轻选民的问题,即不认识政治、不了解单一种族政党与多元种族政党的合作等等。

不过,胡栋强始终认为,政党应该肩负教育民众认识政治的责任,同时必须杜绝关注仇恨政治。

民政党、马华及国大党于2018年选举议席:

民政党

Machang Bubuk 马章武莫

Bukit Tengah武吉丁雅

Bukit Tambun 武吉淡汶

Tanjong Bunga 丹绒武雅

Kebun Bunga 植物园

Pulau Tikus 浮罗池滑

Padang Kota 巴当哥打

Datok Keramat 柑仔园

Sungai Pinang双溪槟榔

Batu Lancang 峇都兰樟

Air Itam 亚依淡

Batu Uban 峇都蛮

Pantai Jerejak 班台惹雅

马华 

Sungai Puyu 双溪浮油

Bagan Jermal 峇眼惹玛

Berapit  武拉必

Padang Lalang 巴当拉浪

Jawi 爪夷

Air Putih 阿逸布爹

Pengkalan Kota 彭加兰哥打

Komtar 光大

Seri Delima 斯里德里玛

Paya Terubong 垄尾

国大党

Bagan Dalam 峇眼达南

Perai 北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