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ita Gerakan

视频 | “赢1席就是大突破” 刘华才吁给民政机会

Jul 25, 2023

(吉隆坡25日讯)“这一次6州州选只要赢得一个议席,就是民政党极大的突破!”

民政党主席拿督说,虽然从2018年全国大选,到马六甲和柔佛州选,民政党竞选的议席都全军覆没,但是却看到一直在进步,这一次是民政党唯一一次可以取得突破的州选。在出战的4州36个席位中,这一次他们有信心在来临的州选中破蛋。看好4个有机会夺下的议席,分别是吉打(2个)、雪州(1个)和槟城(1个)。

他接受星洲日报的专访时,吁请人民给他们一个机会,让民政党重新返回州议会,捍卫人民的权益。

“现在我们跟其他会馆和非盈利组织一样只能在外面喊。”

民政非种族政党

“民政党是全民政党,不是种族政党,我们捍卫的是全民的利益,不是单一种族、宗教和文化。”

不少评论认为民政党和国阵中的马华一样,只能攀附在马来票下,最终无法捍卫华人权益,对此刘华才做出以上澄清。

他说,在国盟的结构中,由于土团党和伊党的创党理念就是捍卫马来人和穆斯林,两个盟党在这方面角色形象显著,就变成民政党是在捍卫其他的种族。

“我们的立场很清楚,在国盟联盟政党可以捍卫各自的种族和宗教,但是不能影响其他种族和宗教。”

他说,国盟里面有3个成员党,很多时候他们是以各自党的意见发表看法,但那并不代表国盟的立场,很多人都误会了。而那也是行动党攻击国盟的方式。

进议会才能捍卫全民利益

民政党是不是只能靠马来票过关?

他表示,要捍卫全民利益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必须得到人民的委托,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民政党第一步要做的,就是想办法进入国州议会。

他没有对这个问题做出正面回答。“这是我们第一步要做的,我们会一步步来。”

他说,他们会用“PDCA”的方式去实现目标。计划好了就执行;执行了就检验,如果不对过后再纠正。

“要进入国州议会也是用这个方式。国盟清廉、稳定、给人民援助的方向是走对了,现在我们就朝着这个方向。”

促投票表达对团结政府不满

刘华才表示,国盟和民政党把6州州选定位为人民对现有拿督斯里安华团结政府不满的公投,希望人民用手中的一票,表达他们对这个政府没有能力降低生活费、压制通膨和无法兑现诺言的不满。

他强调,6州州选不是绿潮,是人民崛起的反风,已经7个月了,人民对安华无法实现“执政出任首相后明天物价就下降、汽油会下降”的承诺表示不满。

他说,民政竞选的另一个策略,就是把现有的事情告诉人民,就是一个很好的策略了。

“安华承诺不会跟巫统合作、不会跟有案件的人合作,结果出任首相的第二天就宣布委任(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出任副首相。”

他说,国盟非常认真的去制定竞选宣言,例如雪州就从电费、水费和门牌税方面,探讨减少人民负担的各种可能性。

“国盟跟希盟最大的分别是国盟的宣言一定会落实,希盟讲的不算数。”

对于槟州首席部长人选的课题,他表示,他不要重犯2008年民政党内部三个人争夺首席部长的错误,成为其中一个导致民政党垮台的导因。

“赢了才来打算,我们有共识会是谁就好,我也暗示了很多次,(国盟)槟州的首长会是道地人。”

从不后悔退出国阵

从2018年6月宣布退出国阵,成为第三股势力,再到2021年加入国盟,民政党在被视为宗教种族极端的联盟中遭到华裔网民的一面倒批评。尽管面对这样的批评声浪,刘华才表示,他始终没有后悔退出国阵。

他说,那时候他接任党主席,党员们很清楚退出国阵的原因,就是无法在国阵内扮演任何角色,不能做国阵的良心,他们的意见和看法也没有被听取。

“退出后我们真的很认真尝试以第三股势力的定位重新出发进行改革,但是经过了一年的努力,我们在丹绒比艾补选中上阵后,学到一个很重要的功课,大马的政坛还不成熟,面对国阵和希盟两个联盟的夹攻,还不是第三股势力生存的时候,第三股势力的定位做不起。

“那时候我们就学到,如果你要单枪匹马去竞选,在大马政坛还没有被接受的空间。”

指行动党害怕国盟势力

从发文告被行动党领袖批评为蚊子党到现在的准备对他的文告进行反击,刘华才认为,行动党已经开始担心害怕国盟的影响力,民政党的势力也一步步加强了。

他说,2018年他发文告,当时还有行动党领袖讥讽说,“民政党还存在吗?”如今的局势已经改变。

“绿潮是行动党开始使用的,现在非常积极的在用,因为他们害怕担心国盟的影响力,现在我的文告还没有写好,行动党已经准备作好反击了。”

他讥讽行动党有一流的洗脑工程,不是的东西可以讲到是。

“以前可以骂扎希贪污腐败,现在可以把巫统捧上天,这是行动党的专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