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ita Gerakan

【刘华才专访】就算资源不足 也会全力以赴 民政矢破零更要赢

Okt 28, 2022

民政党主席拿督刘华才直言,该党在第15届全国大选遇到的另一个难题,是在资源不足的情况下,需要在更多国会选区上阵。

刘华才接受《光华日报》访问时说,国阵时代,民政党在12个国会议席和33个州议席上阵,但是现在国盟时代,则需要在18个国会议席上阵。另外,目前只有3个州选,所以民政党在这3州也上阵14个州议席。

“这是因为在国盟内,民政党负责非马来人和非穆斯林的选区,所以必须攻打更多的国州议席。”

他指出,民政党在全军覆没之后,重新定位,以破零为目标,所以原本计划集中火力攻打有胜算的选区而已,不打算打太多议席。

“但是现在面临很大的挑战,就是在资源不足的情况下,还要攻打更多议席。”

无论如何,刘华才说,民政党一定与国盟其他成员党密切合作,确保国盟赢得每一个议席。

刘华才说,民政党是一个坚守原则的政党,绝不违背自己的理念。

不过,刘华才补充,国州议席分配好了,还会进入第二阶段,那就是国盟各成员党呈上候选人名单,选出赢面高的候选人。

他说,土团党有同盟臂膀(Bersekutu),里面是非土著成员;同样的,伊斯兰党也有伊党支持者大会堂(Dewan Himpunan Penyokong PAS),里面都是非穆斯林成员,这些臂膀也会提呈候选人名单。

“因此,在华人区或混合区,不一定由民政党的候选人上阵,可能由条件更佳的Bersekutu或DHPP的华裔或印裔候选人上阵。”

“我们的大前提是确保国盟执政中央,比如,目前民政党有机会在泗岩沫上阵,但是Bersekutu在泗岩沫也有一位很活跃的印裔成员,如果对方的候选人更强,我们就会让对方上阵。”

要与伊党顺利沟通 需备明确证据说服

伊斯兰党算是民政党的新朋友,在国盟内部,两党的关系如何?

刘华才说,其实在国盟主席理事会,民政党提出的看法,伊斯兰党都可以接受,也很清楚非穆斯林的不满。

“伊斯兰党的态度很友善,但是我们的观点不一样。所以,民政党就必须更努力跟他们沟通,提出证据反驳他们的论点。”

“例如,伊斯兰党最近提出反对演唱会,我深入了解后,发现原来他们的出发点是反对同性恋,我就向他们解释,演唱会不等于同性恋,他们也听得进去。在禁酒课题上,我就问他们,我国有哪一条法律禁止人民喝酒?”

他说,在与伊党沟通时,必须做很多功课,提出各种证据来说服他们。

“伊党很容易相处,他们开会时也很友善,能接受不一样的看法。但是,他们太强势了,我们要提出掷地有声的证据,才能说服他们。比如,早前哈迪阿旺说,贪污的根源是非穆斯林和非土著,民政党马上找出数据,反驳他,行贿者虽然是非马来人占多数,但是接受贿赂者却是马来人居多,各种数据结合起来,各族的贪污比率就等于大马的种族结构,可见贪污跟种族没有关系,只是跟个人的诚信有关。”

他表示也曾当面直斥吉打州务大臣沙努西的禁赌言论没有根据。

“博彩有时候是小市民怡情活动,难道买万字能造成父母输钱卖孩子吗?而且我国有法律制度来管制赌博。我告诉沙努西,如果完全禁赌,非法赌博崛起,情况将变得更糟糕,让他了解博彩的各种层面。”

刘华才说,政治很现实,他承认民政党无法在国盟内制衡伊斯兰党,因为民政党没有国州议员,对伊党没有威胁。

“因此,人民必须给予民政党委托,让民政党拥有更多国州议员,才能在国盟内拥有更大的话语权。”

他举例说,如果有一天出现禁酒和禁演唱会法案,就需要国会议员去反对,民政党必须获得人民的委托,进入国会和州议会才能做好工作。

“总之,民政党不会像民主行动一样,在希盟执政中央时期拥有42位国会议员,却无法废除莱纳斯、废除大道收费站、承认独中统考文凭,甚至搞到政府倒台。”

他说,行动党无法实现承诺,是因为做事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是为了人民的利益。

刘华才讥讽议长是安华政府的胶印

刘华才讥讽议长是安华政府的胶印

(吉隆坡12日讯)民政党全国主席拿督刘华才博士认同下议院议长丹斯里佐哈里确实不是邮差,以佐哈里处理前土团党国会议员的方式,充其量只是团结政府的“胶印”。

baca lagi
警局晚上10时后关门 降低警队威信

警局晚上10时后关门 降低警队威信

(新山10日讯) 针对内政部长赛夫丁纳苏申宣布,全国各地警察局在晚上10时关闭大门,民政党全国总秘书罗家荣抨击,上述做法根本是让警队威信下降,且为民众带来负面影响的事情,让人民感到不安。

baca la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