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 SERTAI KAMI SUMBANGAN SERTAI KAMI SUMBANGAN

Berita Gerakan

不要假借“赋予女权”的名堂强化政治权力

Feb 1, 2021

文:黄志毅

我相信鲜少人知道和了解沙巴州政治体系允许委任州议员一事,直至沙巴政治动荡,政府倒台后,此事才被众人所知。登嘉楼和彭亨州随后也效仿起沙巴州,实行委任州议员制。

槟州最近就提议委任州议员,但仅限于委任女性州议员,为的是增加女性参政和参与拟定政策的工作。

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我认为政府或那些制定委任州议员制度的人都做了不正确的决定,且违反民主原则。整个民主和选举的理念是让人民投票,选出他们相信的候选人,并代表他们在州议会内发声,而不是连名字都没听过的人。

这委任制也对那些为了获得选民支持而幸苦竞选、沿户拜访、提供想法如何发展选区、和勤于服务人民的候选人而言是不公平的。一旦委任制实行,这些胜选的候选人就将与等候被委任的州议员一起共事了。

尽管各州实行的委任制不同,但这制度都只是进一步的强化执政者或当权者的权力。我认为,当权者不会允许他们的反对阵营持有委任州议员的决定权。

在委任州议员后,原有的州议员人数会增加,这也表示政府必须负担额外的津贴和拨款。以槟州为例,每名槟州议员的年薪约13万5000令吉。我相信用这13万5000令吉将能为槟州,尤其是州内有需要的人做更多的东西,而不只是用于支付一名受委州议员的工资。

一旦有了这委任制,这是否意味着在下一届大选有些人就无需耗神耗力的参与竞选活动?那些等候被委任的人就只需确保他们取悦有权力提名和委任他们进入州议会的有权人士即可?若真如此,届时将会有更多政治谈判和游说的事件发生。预防这种情况发生的唯一方法便是禁止此类委任制的实行。

如果行动党真的如此真诚要提倡女性和30%女性州议员的权力,那他们一早就应该在这方面作出实际的行动,好比在上届大选,他们就应该和必须派出21%的女性候选人。

曹观友也说,行动党槟州政府已通过委任30%的女性市议员和官联公司董事。但,如今槟岛和威省市政厅各24名市议员中,女性州议员只有5名,既是占24名市议员总人数的21%。21%?这肯定算错了吧!

当你以最简单的方式都无法委任到自己所制定的女性人数时,那你怎么保证这委任制真能赋予女性权力呢?委任市议员的权力全在于当权者,你连这都做不到。如今,你尝试在只能通过选举才能组成的州议会内增加女性议员。是赋予女权,还是你也想控制州议会内的州议员呢?

蔡英文也不是通过女性固打制出任台湾总统。澳洲、德国、纽西兰、瑞典都没有在他们的国会内设定女性固打制,但他们就有超过30%的女性中选。

最终,要赋予女性权力并非通过固打制,而是我们的社会是否相信和真正的提倡性别平等。当我们开始承认女性的能力与男性相等或一样的时候,我们并不需要固打制,任何机构都无需制定这制度。真正的赋权是来自我们的态度,而不是以制度赋予权力。

有人会说委任州议员的举措并非是政治动机,委任这些州议员是为了让他们服务人民。好吧, 如果没有政治动机,那我想知道为何是由政党来委任这些州议员呢?没有受委为州议员就不能为民服务了吗?我们的抗疫英雄,我国的卫生总监拿督斯里诺希山也无需被委任为州议员或国会议员才能为民服务啊!同样的,我国数百万的前线人员,也不是受委国州议员后才能为国家作出贡献,为民服务,对抗疫情。

真要赋予女权,还是只想借此名堂强化政治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