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ita Gerakan

大选症候群露出百态

Ogo 18, 2022

文/方志伟

大选即将来临,希盟和一些前希盟成员又开始动作连连,妄想借由夸张或极端的论调在来届大选赢得议席。

近期惹起最大争议的濒海战舰未如期交付,被揭发原来该项目早在2018年希盟执政时代便已被喊停。

希盟执政中央时期,的确有许多大型计划被喊停,包括隆新高铁(HSR)、东海岸铁路(ECRL)和泛婆罗洲大道。这些原本可推动国家经济的发展项目,却突然被搁置下来,也造成了我国经济在希盟执政年代停滞不前,甚至外资纷纷撤离,导致大马股市大跌。

为了捞取政治筹码,希盟近期不断以战舰课题攻击时任政府执政党。奇怪的是,其国防部前部长莫哈末沙布和国防部前副部长刘镇东任期间,并没有采取行动协助加速战舰工程进度,还冻结工程,造成工程严重延误。

这件事也让人质疑并看清希盟根本就是制造问题,而非致力救国及解决问题。工程遇到问题就喊停,刘镇东还好意思说,是喜来登行动导致希盟来不及拯救濒海战斗舰项目,根本就是希盟一贯的狡辩和谎言,永远把做不到的事情怪罪其他人和事。

在希盟大炒濒海战舰议题时,为什么不顺便谈谈同样是60多亿令吉的槟城海底隧道,为什么至今还没有动工?

既然濒海战舰工程耽误是问题,那海底隧道却完全没有动工,槟州希盟政府至今也解释不出什么原因,真的让我们活生生的学习到什么叫做“只许官家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从此事件上人民又看到火箭州政府太厉害吹牛,吹出一个海底隧道来骗取选票。

另外,民主联盟党(MUDA)主席兼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现身我国艺人黄明志嘲讽跳槽议员的《青蛙》音乐影片拍摄,被各界嘲讽他在希盟执政中央时期,曾热烈欢迎跳槽的国会议员,自身也从土团跳至Perjuang后又跳出创办Muda,其立场自相矛盾且让人疑惑。

赛沙迪担任土团党青年团团长时,曾大力支持日里国会议员慕斯达法从巫统跳槽土团党,而在希盟执政时期,赛沙迪更从未反对土团党接纳超过10个跳槽的国会议员。

近期赛沙迪却在黄明志新歌《青蛙》中献舞谴责青蛙,其立场前后出现180度转变。

很多人认为,MUDA是一股清流,但事实是,赛沙迪是一名被控涉嫌贪污的嫌犯。他成立MUDA是为了背水一战,希望通过政治的力量洗脱罪名。

赛沙迪当官的时候笑脸迎接青蛙,当反对党的时候,就跳舞嘲笑青蛙的自己,MUDA的原则在哪里?是否和火箭一样,MUDA的原则就是自己是最神圣的,他人就一文不值?

另外,话说回来,前首相马哈迪不也是跳出来成立“祖国行动”新马来人阵线,这种种族主义政治联盟,又企图来撕裂和谐的马来西亚多元种族社会,难道人民就可以接受吗?所有爱国的马来西亚公民及所有热爱各族团结的人民,肯定无法接受马哈迪的所谓“祖国行动”。

其实,马哈迪在卸任首相后,一直以来都没有掩饰其马来人种族主义。但可悲的是,行动党在2018年大选之际,为了博取非马来人支持,居然漂白美化攻击了半世纪的马哈迪,让他再度攀上首相宝座。但其种族主义的真面目,很快就被揭发了。选民深感受骗,导致希盟政府倒台。

民政党向来提倡公平合理的马来西亚,也与大马人民一样不能接受极端的种族主义为理念。民政党就是坚持走多元种族路线,鼓励各族同胞一起发展马来西亚。

民政党一直以来都是为了人民利益而奋斗,绝不背叛初衷,或随时改变立场。

刘华才讥讽议长是安华政府的胶印

刘华才讥讽议长是安华政府的胶印

(吉隆坡12日讯)民政党全国主席拿督刘华才博士认同下议院议长丹斯里佐哈里确实不是邮差,以佐哈里处理前土团党国会议员的方式,充其量只是团结政府的“胶印”。

baca lagi
警局晚上10时后关门 降低警队威信

警局晚上10时后关门 降低警队威信

(新山10日讯) 针对内政部长赛夫丁纳苏申宣布,全国各地警察局在晚上10时关闭大门,民政党全国总秘书罗家荣抨击,上述做法根本是让警队威信下降,且为民众带来负面影响的事情,让人民感到不安。

baca la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