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ita Gerakan

大马一家可能吗?

Ogo 27, 2021

文:方志伟

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提出“大马一家”的概念,主要是要全民尤其是朝野政党,是时候全民一同联手拯救国家的时候了。

经过18个月的疫情煎熬下,我国人民的生活越来越辛苦,政府除了需要努力对抗疫情,也必须制订有效的经济策略,改善国家的经济基础。除此之外,各阶级政府也应同时各司其职共同抗疫,分配及负责各阶段的应对和做出改变,以便让人们尽早恢复正常生活,也让马来西亚重新成为外资主要的投资地点。

首相优先要处理的事务,是结束朝野政党的政治权力斗争,稳定政治局面,才能继续冲刺疫苗接种工作,逐步恢复经济发展。可笑的是,听到首相提出朝野合作的概念,行动党顾问林吉祥急不及待打蛇随棍上,向首相要求由在野党国会议员担任副议长。行动党是不是觊觎官位而想疯了脑袋?一听到拿督阿莎丽娜辞去国会下议院副议长职位的消息,就马上跳出来谋求一官半职。

那些获得人民委托的议员与政党,是时候将政治、利益放一旁回归以民为本的政治理念,脚踏实地替人民服务!现在疫情如此严重,槟城的单日确诊病例也破2千宗了,火箭政府应该加速槟州的疫苗接种,加速地方上的筛检。地方政府也该加速及优先,让最前线的服务业如熟食及巴刹贩商得到保障!可是,现在人民看到的情况是,火箭秘书长林冠英每天发文告催促槟州火箭政府加速接种疫苗,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却慢条斯理,对抗疫情的态度十分消极,行动党内部难道没有协调的吗?这样搞下去,槟州人民的生命安全如何有所保障?

事实上,槟州火箭政府的消极和冷漠,犹如事不关己似,令槟州子民越来越心寒,其中包括一些伤及对于槟州人民的权益的课题,犹如居林国际机场将专注在载客服务,以及机场的兴建将危及槟州水供方面,曹观友也一言不发,完全不想去捍卫槟州人民的权益。

民政党强烈反对吉打州政府兴建居林国际机场,因为将威胁槟城国际机场的地位。兴建居林国际机场是当年希盟边缘化槟州的阴谋,企图摧毁槟州作为北马经济龙头,以及国际货运枢纽的地位。现在,又爆出了居林机场的兴建将危及槟州水供,为什么曹观友乃至整个槟州政府没有站出来反对居林机场?

槟州政府还在发梦吗?难道要等到居林国际机场抢走了峇六拜工业区的投资者,工厂逐渐流失到居林了,州政府才后知后觉?还是觉得没做没错,掩人耳目静静的得过且过?

另外,虽然火箭和前任首相所开出的条约,被火箭出尔反尔自己推到,庆幸的在8月25日与新任首相会面大家也共识,重点关注人民的利益议程,以找到解决新冠肺炎疫情危机的最佳共同点,进而保护人民的生命和安全免受冠病威胁。希望这些如近期又有一位公正党国会议员张有庆发表不负责任的言论,引起接种辉瑞疫苗民众的不安,对国家疫苗计划造成阻碍的言论得以终止。

张有庆竟然声称辉瑞疫苗无法对抗新冠变种病毒,引起民间恐慌,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言论。新加坡主要采用辉瑞疫苗,该国的疫情已受到控制;纳闽在90%成人人口接种疫苗后,单日新增病例连续7天维持在单位数,证明无论什么疫苗都可以奏效。

卫生部已多次强调,疫苗确实有效降低冠病的死亡率,而且卫生部是经过验证后,才批准引入和使用各类疫苗,希盟信口开河的态度,已对我国抗疫的努力造成伤害。

槟州冠病确诊病例一再攀高,就连马来西亚理科大学病毒学家也提醒,槟州的人口感染率为10万人口就有105.2人感染比雪州104.8人来得高,她也表示“更糟糕的情况将要到来的迹象”!希望槟城的火箭政府正视,而不是敷衍了事!如果槟州首长缺乏经验,那尚可要求前任首长全权处理州内冠病事务,毕竟大家都是同党的自家人!

刘华才讥讽议长是安华政府的胶印

刘华才讥讽议长是安华政府的胶印

(吉隆坡12日讯)民政党全国主席拿督刘华才博士认同下议院议长丹斯里佐哈里确实不是邮差,以佐哈里处理前土团党国会议员的方式,充其量只是团结政府的“胶印”。

baca lagi
警局晚上10时后关门 降低警队威信

警局晚上10时后关门 降低警队威信

(新山10日讯) 针对内政部长赛夫丁纳苏申宣布,全国各地警察局在晚上10时关闭大门,民政党全国总秘书罗家荣抨击,上述做法根本是让警队威信下降,且为民众带来负面影响的事情,让人民感到不安。

baca la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