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ita Gerakan

就好好当首长吧!

Okt 19, 2023

槟城人都知道,恒毅中学峇央峇鲁分校设立至今已7年了,行政权却还没有独立。两校被逼共用师资,行政人员也需要兼顾两所学校。

火箭别消费恒毅峇央峇鲁学校课题了,既然已当官且是火箭国会议员麾下的部门,拜托善用官门的平台,给予更实际的协助!人民要的是在野时般的火箭敢敢问政、关心华校,而不是过河拆桥“只闻楼梯声,不见人下来”的政治手段。教育部副部长火箭国会议员又是来自槟城国会选区的林慧英,但上任至今没有对恒毅分校的独立行政权带来任何消息,反之其兄不时消费这课题,这对槟城热爱华教的莘莘学子公平吗?这对在恒毅必须兼顾处于两县的教职员公平吗?

不但如此,希盟执掌的教育部,至今甚至还没有批准恒毅分校综合楼的使用。随著分校学生人数增加,该校现有设备已不敷使用,开放设备完善的综合楼是非常迫切的需求,教育部正部长法迪娜和副部长林慧英面对槟城人时,不会感到惭愧吗?

林冠英不久前出席恒毅校友会的会庆晚宴时,宣布恒毅分校独立行政权是否获批准一事,目前还在等待教育部的消息,而他也有考虑会见首相,要求给予特别准证。

这好笑了!林冠英只是一名国州议员,他凭什么宣布恒毅分校行政权的进展?他是以林慧英哥哥的身分,还是首相好朋友的身分

林冠英不断消费恒毅分校独立行政权课题,他为何不将此课题提呈到国会询问?他应该在国会质问教育部长,为什么不给予恒毅分校独立行政权?

希盟一直在蹭华教课题热度的动作令人反感,不但槟州前任首席部长林冠英如此,现任首长曹观友也一样。

同样在恒毅校友会的会庆晚宴上,曹观友突然爆发对党内派系的不满。他利用当晚宴会的主题“回巢”,呼吁党内人士“回曹”,也就是回到曹观友身边。他的这个举动,彻底政治化整个恒毅校友会的晚宴。

恒毅校友会什么时候变成了“曹巢”?如果身为槟城火箭主席的曹观友要对党员喊话,应该在火箭内部喊话,而不是利用教育团体的活动对行动党内部危机展开行动。

曹观友的喊话,源自峇都交湾第二工业园土地交易风波,然而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火箭在处理公务方面产生疑云。火箭利用槟州首长机构(CMI)的权限,长期以来不断私营化公共巴刹与小贩中心,也是引人诟病,引起不少争议的做法。

就举一个例子好了,最近开张营业的丹绒武雅山边园珍珠小贩中心,原为市局拥有地段并由中央发展协调单位(ICU)兼顾,可火箭却转由首长机构(CMI)接管并私营化。小贩必须额外付900令吉月租,租金变相暴涨2500%。

该小贩中心是在2020年11月火灾重建后,首长机构(CMI)就进行私营化。政府本来就是服务人民的机构,在野时的火箭不是一直强调不可私营化,反对私营化吗?那么属于政府产业的小贩中心及巴刹应该自己经营,为什么要私营化并把这些负担转嫁于人民?

该中心的小贩和平民百姓自然感觉到当中有猫腻,尤其过去小贩只需要每月缴付槟岛市政厅租金36令吉,私营化后,小贩每月必须付936令吉,还不包括水电费。

身为以民为本的政府,应该是火灾后政府进行重建,并且维持合理的租金,提供一个平台给平民百姓糊活口,这才是政府应该提供人民的服务。

槟州火箭政府不断传出似只顾朋党而罔顾人民利益的行为,真是让支持火箭的人民深感失望。

大年二街后巷艺术街建竣 小贩求回当地营业

大年二街后巷艺术街建竣 小贩求回当地营业

(双溪大年6日讯)大年二街后巷“艺术街”(Siar Seni)已启用数月,原在后巷摆摊的华裔小贩,早前获得市议会官员口头答应工程竣工后就能搬回原地摆摊,但至今未接获指示,希望市议员练韦见向市议会反映。

baca lagi
胡栋强声援赵明福组织 抨行动党掌权后遗忘承诺

胡栋强声援赵明福组织 抨行动党掌权后遗忘承诺

(槟城6日讯)民政党署理主席胡栋强认为,行动党有义务协助赵明福家人,而不是当了政府之後就以冷态度对待赵家,毕竟,行动党曾多次承诺会协助赵家,包括也承诺将协助赵家与首相安华会面,但到今天都无法兑现,所以才会发生昨日新古毛“找首相”事件。

baca lagi
槟州垃圾源头分类 执法前应加强宣导

槟州垃圾源头分类 执法前应加强宣导

槟州民政党公共投诉局主任黄义恩促请槟州政府,在展开垃圾源头分类执法行动之前,应该再加强教育宣导工作,让人民了解垃圾分类可循环的重要性,以及其对垃圾填埋场与环保工作的影响。

baca la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