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 SERTAI KAMI SUMBANGAN SERTAI KAMI SUMBANGAN

Berita Gerakan

巴刹关闭改面交营销 小贩遭开罚喊苦

Mei 26, 2020

(蒲种26日讯)金銮花园早市巴刹关闭近3个月,小贩改以预定面交和餐车方式营销。此举却遭执法单位追“9条街”和当场开罚,当地小贩促政府助小贩转型,勿对小贩赶尽杀绝!

根据当地小贩今日向媒体表示,该巴刹自今年3月18日关闭,小贩就遵守规矩全面停工。惟,随著政府一再延长行动管制令,一些小贩积蓄已所剩无几,被迫在外打散工,有者则在5月初回到金銮巴刹,以交货方式进行买卖。

在当地摆档售卖神料逾20年的李美凤 表示,一开始小贩只把巴刹当作是收货点,在保持距离下进行交易。直至5月中,不少小贩也开始在巴刹四周,以类似的方式进行产品销售。

在执法人员接获消息后,一到场就直接向小贩开罚,而且还开车追逐已经离开巴刹的小贩。

“有小贩的经济已很困难了,因为害怕再收到罚单,所以选择快速离开(现场)。但执法人员却完全不听解释,一概开罚!”

她表示,虽然大部分小贩都收到了雪州政府提供的一次性500令吉津贴,但却不获联邦政府提供的援助金,无法维持数个月的日常开销。

杨邦喜(68岁,椰浆饭档)也说,政府的政策和执法人员的说词有所出入,不仅让小贩陷入两难情况,还因此频频收到罚单。

“首相说餐车可以营业,可是当我开餐车卖货时,又说要申请,申请条件也多,而且只能在指定的地点摆档。”

他说,虽然孩子们已经成年,但都已婚生子,各自都面对家庭经济的压力。小贩不能坐以待毙,政府应当针对露天巴刹小贩,拟定合适的政策,或在有条件下放宽让小贩继续营商。

“我们在这里已经做了30年生意,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大家都能够理解防疫的重要。但当我们想办法以其它方法谋生时,执法人员却一直追著我们跑,好像我们是十恶不赦的坏人似得!”

他补充,他与许多小贩都被迫申请延迟各种贷款,财务陷入危机。

药材档小贩余爱娇也说,本身把顾客预订的货物存放在车里,并在对方抵达后交接,依旧不获通融。

“一些顾客会出来买东西,他们认为顺便在巴刹交接比较方便。”

她表示,过去平均一日会有400令吉的营业额,如今仅靠著老顾客的订单维持生活,岂料却因此被对付。

民政党雪州公共投诉局主任林华正也说,或许是小贩人数增加引起他人关注,所以才会遭到举报。

他说,当地许多小贩都面对手停口停的困境,所以才会出此下策,并非恶意违规。

有鉴于此,他希望雪州政府和梳邦再也市议会可以宽容看待金銮巴刹小贩,允许他们以不开档,而改以交接方式进行交易;或可开放让他们在早上6时30分至早上8时30分营业。

他强调,届时小贩将会做好防疫措施,并会遵守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