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 SERTAI KAMI SUMBANGAN SERTAI KAMI SUMBANGAN

Berita Gerakan

希盟,别再纸上谈兵空宣传了!

Apr 1, 2021

文:方志伟

槟州首席部长曹观友指出,即将在公巴兴建的劳工村将采取自供方式,而该劳工村的住宿人数也已从3万5000人,减到2万5000人。

可是,此外劳村非同小可25,000外劳,如同一时间上班就会有620辆40人的巴士进出!肯定对公巴当地居民带来影响,这也是当地居民强烈反对外劳村的主因。试想想,大量外劳出入当地社区,所带来的的交通、社会治安,以及卫生问题将会是多严重!?

曹观友一直在美化这个外劳村计划,但是于事无补,因为这个劳工村将是一个市镇!将拥有10栋大楼,设有油站,还有可供100至200辆巴士的停泊位,这些数字看起来就令人心惊胆跳。曹观友强调外劳村的活动不会影响范围之外的地方,可是如何不影响?仅仅是数百辆巴士进进出出外劳村范围,当地居民就吃不消了,更妄论10栋大楼外劳发出的吵杂声,因为外劳群体生活习惯不同而带来的环境卫生问题等等。

更重要的是,州政府如何确保当地的治安平靖?

据民政党一向来都认同槟州人民的观点并认为,外劳村应该建立在工业区或是一个新开辟的区域,而不是住宅区,为什么州政府就是违背民意听不进去呢?

另一方面,曹观友一直强调工业革命4.0的重要性,也在其推介的槟城2030愿景中阐明这个目标,可是实际行动呢?

如果州政府有魄力去进行工业4.0的改革,就能减少工业依赖大量外劳的问题,也不必在槟州各地建立外劳村,严重干扰民生。

其实,槟城现有的电气和电子生态系统、专业人才,以及友好的投资环境,都已经具备发展工业4.0的基础。可惜,槟州政府一向来光说不练,只会做表面宣传和自吹自擂。例如,曹观友早前说2019年槟州制造业的本地及外来投资创下历史新高169亿令吉。讽刺的是,根据槟州劳工局报告,从去年1月至今年3月,槟州共有1万1419人失业。

如果本地和外来投资创下历史记录,为何仍拯救不了新冠疫情带来的冲击?而且别忘了,州政府在这期间也推出许多人民援助配套,为什么都无法阻止失业率上升呢?当中是否出现了什么差错?槟州政府与其一直找机会宣布亮眼的成绩,不如对症下药解决槟州日益严重的失业问题,才是帮助老百姓的实际行动。

同样的,槟州房屋委员会主席佳日星在槟州议员咨询会议上表示州政府可能自己建立人民组屋,让人感慨这个政府的空洞承诺。

槟州希盟每次大选都向选民提出居者有其屋的承诺,可是至今对于槟州火箭政府向发展商而开的后门即缴纳每单位RM120千来替代承建廉价屋的方便,而收取的款项和目前的政府已建的廉价屋或人民租屋是不成正比的!可是让火箭州政府自豪的价格高昂的“可负担房屋”林立,年轻人继续承受买不到房子的痛苦。

槟州火箭政府纸上谈兵的宣传手法已经行不通了,脚踏实地务实地替人民做点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