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 SERTAI KAMI SUMBANGAN SERTAI KAMI SUMBANGAN

Berita Gerakan

我们准备好接受年轻政治人物的加入吗?

Jul 27, 2020

文:黄志毅

在2018年大选时,大马年轻人创下新记录,即年轻投票率创新高之外,也有最年轻的候选人当选国会议员, 即22岁的巴拉卡兰受人民的委托,成为峇都国会议员。

随后,时任中央政府委任25岁的赛沙迪担任青体部长,成为当时最年轻的内阁成员。

随着年轻政治人物的出现,这意味着一些较资深的政治人物不得不退位。尽管在2018年之后我国政坛出现多名年轻的政治人物,但我国马来西亚是否已准备好让这些年轻人领导我们的国家?

我国年轻的国会议员赛沙迪于7月13日召开的国会中欲针对新委任的国会议长课题进行辩论。但,不幸的是却被所谓的“有经验”和“资深”的国会议员无礼的打断他发言。

“麻坡国会议员,越过篱笆吧!”

“孙儿,孙儿,孙儿要说话了。”

“问公公为何要辞职。允许孙儿打岔。”

“麻坡国会议员,够了啦。麻坡国会议员讲废话啦。”

这些都是用以打扰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发言的话语。

这些话皆是从那些已当国会议员超过10年的人士的口中说出,有者还是前部长和副部长。

然而,我们感到高兴的是,赛沙迪在那情况下仍然保持冷静,并以专业的态度进行辩论,甚至没有对那些幼稚的批评做出回应。

7月初,在国会开始之前,一群年轻人召开了 “数码国会”,我们看到222位大马年轻人一连两天在网上针对经济和教育影响年轻人的课题进行辩论。

第一天的“数码国会”,年轻的国会成员就经济问题提出了广泛的想法,特别是有关数码经济和有必要提高数字素养的需求。第二天的“数码国会”则是集中在讨论数码教学的政策,并着重于提高B40群体和年轻残疾人士在这方面所面对的问题,这也包括年轻的移民、无国籍儿童和其他弱势群体。

整个过程进行得非常顺利,参与者皆非常的成熟进行辩论。说真的,这些年轻的国会成员,无论是在陈述还是辩论的方式和态度远比那些真正的国会议员来得更有水准。

以下是现任国会议员在国会中使用的词语,一些年轻的议员也受荼毒和影响。

“没有尊严,没有尊严。”

“辩论吧。”

“如果心里感到不满,就请离开。”

“这样就成为走狗了。”

“不合法的议长。”

“暗,看不到啦。”

有时候为了让我们的想法和观点清楚的被听到,我们会在辩论之际采取幽默和带有一些讽刺性的方式作出表达,这是可以被接受的。但,以幼稚和重伤他人的话博取注意则完全不能接受。

如果下议院的222名国会议员都能采取数码国会中的年轻人的态度进行辩论,相信我国政府将能更有效的治理我们的国家。

但,不幸的是,我认为并非所有马来西亚人都愿意投选年轻的政治人物。这情况的发生并非是大马国民个人的意愿,而是我国的政治制度和文化尚未准备好或提供空间让年轻一代的政治人物当选和融入这体制。 要实现这个目标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和精力才能达成。

毕竟,在2018年当选大马国会议员的平均年龄是55.5岁。

我想证明我们是可以放心的让年轻人带领我们,年轻人是有能力领导的。有谁认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