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ita Gerakan

无法接受批评要如何进步

Jun 29, 2022

文:胡栋强

行动党是双重标准的政党,且一路来都抱着宽己严人的态度,在槟州博物馆翻新工程一而再延误的课题上表露无遗。

我还记得在很多年前,当时以民政党为首的槟州政府推动发展日落洞。当年行动党一直以工程延宕追击州政府,虽然时任首席部长许子根和相关的行政议员都多次详细地公开解释,但行动党仍然不断抨击。

民政党为主导的州政府当时认为,这个是民主的体现,就没有加以阻止,让行动党领袖拥有足够空间发表他们的评论。

现在我们回来看看槟州博物馆课题,身为负责任的反对党,我们只是合理询问,为何翻新一个博物馆超过5年还未能竣工,但引来槟州旅游及创意经济委员会主席杨顺兴的冷嘲热讽。

他们可以批评其他政党,但不允许人们批评他们?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非行动党执政的州属,试问行动党会有什么反应?

说回槟州博物馆,2017年3月24日,时任首席部长林冠英宣布,已经有200年历史的华盖街槟州博物馆将在当年的4月15日起封馆2年,以进行修复及翻新工作,并在2年后重新开放。

原本说好的两年呢?而且首席部长也换人了,但工程还在进行中。现在已经要迈入2022年的7月了,为何还是无法竣工?

到底是什么原因要拖这么久?而且州政府在招标方面只是含糊带过,没有对外公布招标的所有详情,此外,也不敢公布已经花费的数目,人民有权利知道,这项工程是不是已经严重超支?如果不敢公布,让人合理怀疑,背后有猫腻。

更甚的是,槟州在过去3年居然没有州级博物馆接待国内外游客,这对一个旅游业大州来说情何以堪?为什么会这样?原因是因为华盖街的博物馆于2017年关闭后,其文物一度搬迁到中路57号博物馆,但问题是中路57号也在3年前进行维修,所以导致槟州过去3年都没有州博物馆。

而且,我早前的新闻文告根本没有提到拆除的字眼,大家都知道槟城乔治市古迹区古迹建筑和文物不能拆,这里谈论的是槟州博物馆进行保护和修缮,为什么有关行政议员说到好像要拆古迹,简直答非所问及避重就轻。

一个不能接受合理批评的州政府要如何进步?

刘华才讥讽议长是安华政府的胶印

刘华才讥讽议长是安华政府的胶印

(吉隆坡12日讯)民政党全国主席拿督刘华才博士认同下议院议长丹斯里佐哈里确实不是邮差,以佐哈里处理前土团党国会议员的方式,充其量只是团结政府的“胶印”。

baca lagi
警局晚上10时后关门 降低警队威信

警局晚上10时后关门 降低警队威信

(新山10日讯) 针对内政部长赛夫丁纳苏申宣布,全国各地警察局在晚上10时关闭大门,民政党全国总秘书罗家荣抨击,上述做法根本是让警队威信下降,且为民众带来负面影响的事情,让人民感到不安。

baca la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