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ita Gerakan

有备无患

Ogo 11, 2021

文:胡栋强

槟州虽然已进入国家复苏计划第二阶段,但州内目前的疫情依然严重,州政府有必要将更多时间集中在抗疫工作上,包括增设更多的接种中心,加速州民接种速度,这是他们当今要去做的任务,为何功课还没有做好,就说槟州预料可在8月杪进入第三个阶段。

槟州疫情倘若逐渐好转,本月底可以顺利进入国家复苏计划第三阶段,谁都感到欢喜,但是州政府是否有觉得他们在不合适的时间作出这样的宣布吗?

州内的疫情还是这么严重,确诊病例也突破1000宗大关,不仅如此,一些地区也爆发新感染群,这表示情况还是很严重,州政府却没有说会如何去应对,反而一直说槟州人民接种速度进度很好,很快就会进入第三阶段。

摆在眼前的问题,请先设法克服,解决,再来谈及后面的事情,不是更好吗?

这不是还言之过早吗?为何等不及,要先报佳音,如果无法到时做到呢?他们是否要负起责任?

很多来自槟岛的居民,在等了一段长时间后,终于得到卫生部捎来接种预约通知,他们感到高兴,最后还是可以去接种疫苗了,但再去了解施打疫苗的地点时,他们大吃一惊,竟然被安排到对岸的威省去打针。

槟岛居民不能安排在岛上接种吗?如果不能,是什么原因?是接种中心不足,无法应对需求,这一切,州政府都必须去详细了解。

如果是接种中心不够所造成,州政府就要向卫生部提出争取,若说岛上没有适合,或缺乏地点以辟设为接种中心,这个不是问题,因为槟岛有很多的民众会堂,社区中心会所等。

州政府如果没有向联邦政府开嘴巴,提出要求,他们怎么会知道?再说,确保州内有足够的接种中心,那个绝对是州政府的责任。

掌管地方政府的佳日星说槟州面对疫苗不足供应的问题,因此要求联邦再增加疫苗。

佳日星这样说话,明显在暗示人民,疫苗进度慢的话,那是联邦的问题,因为没有及时为槟州提供足够疫苗,到最后,他们就是要再推卸给中央承担。

在战疫道路上,中央政府只是扮演总指挥的角色,所以抗疫的工作,还是必须由各个州政府负责。

雪州,砂拉越,也是一样得到中央供应疫苗,但他们也决定自行购买更多疫苗,以防万一。

槟州和雪州及砂拉越一样,都是“大州”,曹观友之前还说槟州在他们领导下,经济成长是最快的一州,那为何雪砂州政府都可以自行购买疫苗,槟州又为何却做不到?

他们说本来已决定自行购买疫苗,但却被中央阻止,但后来在查明真相后,并不是中央失责造成,而是州政府处理及应对疫情不够积极所致。现在他们不会买了,因为凯里部长答应会安排提供足够的疫苗给槟州了。

各州政府都需要大量的疫苗供应,但联邦却必须公平分配。他们又说,为了做好槟州将在月尾进入第三阶段的准备,5000多位有向槟岛市政厅注册的小贩,将获安排接种。

槟州是一个以美食闻名的旅游州,因此投身小贩领域的不只是5000多人,其它附属在大型饮食中心,偏僻地区的传统咖啡店或以住家式经营的食肆业者呢?他们就不用接种疫苗了?

槟岛市长必须一视同仁,公平对待小贩。话再说回来,为何只说5000多人,难道怕疫苗供应不足吗?槟州政府既然不断地在猛赞自己的执政本领,难道就没有能力出钱购买疫苗做好准备吗?

疫情严重的吉打州政府,也经有自己购买疫苗的打算了,但槟州政府 ,至今依然没有动静。

刘华才讥讽议长是安华政府的胶印

刘华才讥讽议长是安华政府的胶印

(吉隆坡12日讯)民政党全国主席拿督刘华才博士认同下议院议长丹斯里佐哈里确实不是邮差,以佐哈里处理前土团党国会议员的方式,充其量只是团结政府的“胶印”。

baca lagi
警局晚上10时后关门 降低警队威信

警局晚上10时后关门 降低警队威信

(新山10日讯) 针对内政部长赛夫丁纳苏申宣布,全国各地警察局在晚上10时关闭大门,民政党全国总秘书罗家荣抨击,上述做法根本是让警队威信下降,且为民众带来负面影响的事情,让人民感到不安。

baca la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