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 SERTAI KAMI SUMBANGAN SERTAI KAMI SUMBANGAN

Berita Gerakan

民政为5新村村长伸冤 列4大问题吁速解决

Ogo 1, 2022

(怡保1日讯)民政党霹雳州公共投诉及服务局主任植旷荣连同该党的5名村长,列出4大问题促政府尽快解决,包括村委会没有收到团结部部长宣称的10万令吉拨款、村委会名单提呈与获批不一、新村发展官对职务了解不深、以及州和联邦政府的沟通问题导致村委会至今未获承认。

“国家团结部于6月4日宣布将在今年内发出10万令吉的基设拨款给每个新村,至今分文未获,导致民政党的5个新村村长面临村内发展问题无法处理,希望可尽快解决,以便新村发展顺利。”

民政党的5个村长分别是打扪村长胡昌源、丹那依淡村长胡昌顺、红毛丹村长胡亮发、贞德隆村长郑顺健及珠宝重组村村长刘彦君。

植旷荣:拨款非以现金发放

植旷荣今天召开新闻发布会指出,基设拨款不是以现金形式发放,而是有需要维修时,由村长去找承包商先修理,并先垫付,之后才向团结部索回。

他表示,团结部的宣布引起许多村民关注,不断向村长追问拨款下落,有些更质疑拨款的去处,以为拨款发放了,村长却没有解决村内问题,即使村长百般解释了村民也不谅解。

没新村发展官领养

他指出,村长也面对没有新村发展官的问题,在5个新村内,珠宝和丹那依淡、贞德隆有新村发展官;红毛丹和打扪则是由务边的新村发展官领养。

“今届村长是在去年11月至今年年初之间获得委任状,然而当时政府未委任新村发展官,直至今年6月,部分新村的发展官才上任。”

他说,由于村内的建设和维修工程,村长必须透过新村发展官向州政府协调,再呈上估价单给国家团结部,工程获批后才能索回费用。而没有新村发展官,就导致工程的申请被延迟很久。

他表示,村委会名单提呈与获批不一的问题则发生在打扪新村,村长所提呈的村委会建议名单虽经过了数月的等待,最终获得批准,但是村委会名单里秘书一职却被更换成其他人,与原有的名单不一样,这情况让村委会无法接受。

“第4个问题就是,州政府与联政府在沟通上显得十分模糊,即是村长们已多次提呈村委会建议名单给州政府,然而经与房屋及地方政府部沟通后却被告知该部并没有收到相关名单。”

他说,此情况的发生显示州政府在传达消息给联邦政府时出现了问题。因此导致村委会至今未获批准,使村委会无法履行该负的责任。

植旷荣表示,基于上述种种问题,希望政府立即给予关注,他也促请政府尽快安排新村发展官填补空缺、设法解决村委会的成立流程以及尽快拨出村委会已提呈申请的款项。

胡昌源:村民追问拨款去处

打扪新村村长胡昌源指出,在村民看到10万令吉拨款的新闻报道后,即一直追问他为何没有展开新村发展工程,有者更质疑该笔拨款的去处。他希望通过新闻发布会让村民了解该笔拨款并不在村委会手上。

他指出,在5名村长中,其村委会是唯一获得政府承认,而且他也是连任村长,因此在获得委任村长后,就立即提呈原任的村委会名单;可是村委会秘书一职则被更换,让他费解。

他说,现在还有2个月即任期满一年,可是所提呈给新村发展官的发展工程拨款申请却未有音讯。因此在他出任村长以来,已多次自掏腰包为新村进行基设维修。

郑顺健:多次呈村委会名单未获批

另外,首次获委任为贞德隆新村村长的郑顺健则指出,他在今年农历新年前获委任状后,便第一时间提呈村委会建议名单,可一直未获批准。

“随后,我也再次提呈了几次,最后一次是在今年7月,可是在向房屋及地方政府部询问进展时,却被告知该部并没有收到相关名单。”

他说,还有2个月任期即届满,可是村委会一直未获正式成立,尽管如此,村委会成员依然在服务村民。

“在村委会没有新村发展官时,新村的一处沟渠发生崩塌,引发闪电水灾,所幸当时获得植旷荣的协助与各部门联系而获得政府部门直接援助,才顺利修复沟渠,解决水灾问题。”

他说,有关10万令吉拨款一事,让他饱受压力,由于他和家庭都是当地人,因此家人也被追问拨款下落。

又再“借酒“发挥!

又再“借酒“发挥!

又是依德里斯阿末!没错,就是那位掌管宗教事务的首相署部长,在闹完雪州的盆舞节之后,现在又把枪头对准10月的德国啤酒节(OKTOBERFEST).

baca la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