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 SERTAI KAMI SUMBANGAN SERTAI KAMI SUMBANGAN

Berita Gerakan

老人政治青蛙文化严重民调显示青年很不满

Okt 18, 2020

(槟城18日讯)自“喜来登政变”以来,导致的政治局势并没有因为权力更迭而变得稳定,相反却出现更严重的“青蛙”文化。一些政治领袖为捞取支持更不惜炒作种族情绪,最近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先前有近八成的年轻人对种族的的被玩弄而表示不满。

大马政坛还有一种不健康的现象就是“老人政治”,尤其是特意制造的夺权闹剧更让青年人感到迷惘与冲突,质疑青年是否还有参政空间。曾是希盟一员的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也因对老人政治感到厌倦而建立了年轻政党-马来西亚民主联合阵线,希望走出“老旧”政治文化。

为注入年轻活力青年应敢敢出来创党

国家政坛目前由国民联盟及希望联盟分庭抗礼,在国会主宰着全民的层层面上,而身为年轻政治领袖,他们要如何屏除掉“老人政治”枷锁?

民政党全国青年团总团长黄志毅接受光明日报访问时说,“老人政治”一天不替换除,大马年轻人的参政道路就更难走。

我们要如何改变?西方国家已有许多年轻人站出来以改变老人当家的政治局面,他们投身社会运动,支持环保或直接参政,一心要把暮气沉沉的老人政治去除,注入年轻的活力,思维与力量。”

他模仿,一心想造成敦马“旧政治”和控制的前青体部长赛沙迪,就为了新势力而选择一条艰巨巨路,敢敢出来创立青年跨种族政党,为剩下留下希望的火苗。

他觉得,尽管赛沙迪之举不被老人看好,但赛沙迪却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确实在青年政治低潮中带来一股新气象,这点令人钦佩,而赛沙迪能走多远且拭目以待。

年轻势力崛起起

“法国总统马克龙以40岁不到的年纪接下国家领导人之位;芬兰总理马林以34岁新女性的姿态出掌国家行政事务,在说明年轻势力的崛起,他们不愿意把未来的命运交托给老人,决心由自己做起改变命运,这已在欧洲掀起一场年轻人参政的趋势与风潮。”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为什么一直没有要改革的青年?是老人本质上就排挤了年轻人?还是年轻人自我矮化不愿或不敢改变现状?”

“几十年来一直在政权都掌握在70岁甚至已95岁高龄的老人手中,虽然不时有年轻人加入,但大都是家族政治的传承。”

黄志毅说,民主的政治文化根深蒂固,大部份人总认为年长者有智慧,经验和务实,把国家未来交托给他们较有保障。但值得思考的是,如果老人政治真的好,那现在的大马社会,应该是一片繁荣才对啊?

“但事实并非如此,大马社会充满着因管理不当而长期累积了很多问题,如贫富悬殊殊,贪污,低薪,教育退步等,这些由老人管理及留下的物质到目前仍无法解决,且有愈来愈严重的趋势。我们还奢望老人为我们解决这些问题吗?”

年轻人能破旧立新

询问及一般民众为何不相信年轻人?黄志毅说,或许一般人认为年轻人不足以担当大任,需由老人逐步才逐步磨练成成熟的政治领袖,然后再过一,二十年才将国家大事交棒。

“这些道理看似合理,但我们忘了一点,就是这些年轻人都变成老人政治人物的复制品,即是被老人政治的大染缸给污染了,等他们上位了已是一把年纪且思维已僵化,所以原先老人不能解决的问题,这些复制品能解决吗?”

他认为,年轻人最可贵的是那颗尚未被社会与政治污染的初心,只有这样的心才能破旧立新,才有价值的改革决心。

他说,虽然很多人都认为自己是政治人物,但实际上是所面对的并非只有种族问题,也不是意识形态,更不是老年人和年轻人的对抗。

过时手法争夺权力

他们以制造恐慌,用所谓的政治权力来惩罚反对者,他们很怕受挑战,这就是老人的政治意识形态。“我们面对的问题很简单,就是一些人试图以过时的手法来争夺实力。 ”

黄志毅说,尽管种族政治无法“根治”,但只要年轻人有决心放下种族包袱寻找共同的政治语言,即“青年人跨种族概念”,相信迈向全民政治不是梦。

他说,“青年人跨种族概念”就是让各族年轻人承认,大马政治干预停留在“旧政治”的权力斗争和种族政治冲突,相反让年轻人相信,新一代轻年人也可为国家建设扮演重要角色。

“我相信只要有勇气挑战传统势力,开拓属于年轻的政治势力和声音,政治上一切都有可能。”

他说,新血向旧势力发起冲击,若能散播大马新政治文化和年轻政治势力的种子,也许能带来另一番景象。

黄志毅认为,每个政党应该为年轻人提供学习平台,有责任教育党员尤其年轻人勿以种族思想论政。

“若我们只保护单一种族或宗教,就会引起其他种族的不高兴,认为被忽略。”

他说,民青团希望从这一点出发,广招各族青年交流,让青年了解政治必须是全民利益,而不是属于特定族群。

立志突破传统围墙

时事评论员许文思律师任命时指出,青年党之所以一出现即引人关注,除了是赛沙迪的政治明星效应,更是它是本地首个扬起代表多元种族年轻人旗号,立志要打破老人牢不可破介入政党这道传统围墙,并颠覆现有种族政治当道生态的新生政党。

他说,尽管有人奚落并调侃赛沙迪的青年党不切实际,但政治人物替代忽视青年政党所要代表的年轻力量。

“若大选在2023年古董,18岁以下者有投票权且已登记为选民有400万人,还有300万人是未注册为选民者,其中加起来首投族有700万人,这庞大的年轻票仓肯定是兵家必争。”

勿轻视青年力量

他说,人们从来都不敢轻视青年力量,尤其是那些满腔热血,胸怀大志的青年力量。

他指出,上世纪民初,由新中国知识青年发动的五四运动掀起了破旧立新,改造文学和改革社会的热潮,这改变了中国的政局和面貌。

“在中国近代史上,五四运动可说是最重要的分水岭。中华文化有很多腐败的传统如文言文,男尊女卑等’吃人的礼教’,都在五四运后被白话文,平等,自由等进步思维取代了。”

他说,史书也不乏不知天高地厚,热血澎湃的理想青年,因受有心人利用,煽动而发动盲目的破怀性的运动。

“上世纪60年代,中国文化大革命中的红卫兵都是热情天真的青年,当时这批急先锋作梦也想不到,他们所发动的文化大革命竟酿成一场时代大浩劫,让国家发展至少倒退了10年,也在千千万万万无辜的中国老百姓心坎里刻下了不可磨灭的伤痕。”

他说,一点可见,充满激情浪漫,热血澎湃的理想青年运动,如果不辅于历史常识,民主素养与法治精神,恐历史悲剧会一再重演。

“或许这挑战也正是赛沙迪的使命与价值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