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rita Gerakan

议员以身试哥冬叶, 如何?

Mac 21, 2022

文:张引弘

马来西亚的确是个很神奇的国家。从小,我们就被教育和灌输该远离毒品,因为毒品的害处不用多说,轻则可毁了个人,甚至家破人亡;重则非但会败坏社会,更可牵连至国与国之间的战争。

“战争?有没有那么夸张噢?”,不信的话,可以翻阅史书,看看为何香港会被清朝割让给当时的英国………因输了鸦片战争嘛~

但是,我国这班脑进水的高官政客们,包括了一些国会议员、州务大臣和正副部长,就一直不间断和不气馁的,轮流呼吁政府应该放宽对哥冬叶的管制,以便能够让哥冬叶,不再属于违禁的毒品,如近邻泰国等国家已经批准了该行业,可以往医药领域去贩卖,以便赚取更多的收入。

甚至有位副部长还提出数据指出,新冠疫情肆虐,已导致数十万人失业和面临破产。如我国要经济起飞,需视哥冬叶及工业大麻为契机,而保守估计,至少会有500亿美元。

听后心想,讲到好像会飞这样,信你的话,就真的和你们一样脑进水了。

就拿500亿美元来讲,兑换之下,就大约2100亿令吉,看似有点吸引,但毕竟也只有可能在脑进了水之后,才凭空想象和捏造出来而已的数字。为何这么说呢?因为讲的人,从来都不会显示和证明,数据是如何获得,如何计算出来的。

而且,副部长讲到国家经济需要靠哥冬才可以起飞,岂不是打脸了其他内阁政府部门,特别是掌管经济事务部、贸消部,甚至国家复苏理事会,暗示他们都是办事不力?

再说,好像也没有看过,也没听过,世上任何一个国家的经济,是必须由毒品来带动才可以起飞,如没了毒品,国家的经济就好像没了booster,变成了一潭死水?如果真是只为赚钱,何须用到哥冬叶,其他更所为人知的毒品如海洛英,早在100年前就已存在,需求量肯定比哥冬叶高数百倍,却依旧还在被全世界各国所禁止。倘若我国能合法化海洛英,再加上经济学的供需理论,那马来西亚岂不是成为首个和唯一的合法国,到时算钱岂不是算到手酸?

更离谱的是,脑进水的政客高官们,一定都会为放宽对哥冬叶的管制,提出哥冬叶在传统上就有着什么零零种种的医药好处如提神、镇定、缓解疼痛、助糖尿病患者降血糖、血脂和血压等的功效等等。但,所提及的种种疗效,非但从来都没有被医药权威国如英、美、加、澳、欧、日和瑞等等的药物监管单位所批准过,却让这些权威国们异口同声的是,哥冬叶确实可导致人成瘾,依赖和容易被滥用,而且安全性也有待研究。

说白了,这些政客高官们口中嚷嚷的什么经济效应和医药好处,都是看似伪装他们自个儿的私心。若他们否认, 反正我国的国会议员就是出了名的高龄人士,而伴随高龄人士的,往往就是三高疾病。

既然说得哥冬叶如此的好,何不让这些高龄和三高议员以身试哥冬叶,如试了果真对病情有效,则也许有可能对国民无害;如对疾病毫无帮助且无效,还成了瘾君子的话,那就当他们真正的为民服务,都为国捐躯了吧~

刘华才讥讽议长是安华政府的胶印

刘华才讥讽议长是安华政府的胶印

(吉隆坡12日讯)民政党全国主席拿督刘华才博士认同下议院议长丹斯里佐哈里确实不是邮差,以佐哈里处理前土团党国会议员的方式,充其量只是团结政府的“胶印”。

baca lagi
警局晚上10时后关门 降低警队威信

警局晚上10时后关门 降低警队威信

(新山10日讯) 针对内政部长赛夫丁纳苏申宣布,全国各地警察局在晚上10时关闭大门,民政党全国总秘书罗家荣抨击,上述做法根本是让警队威信下降,且为民众带来负面影响的事情,让人民感到不安。

baca la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