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 SERTAI KAMI SUMBANGAN SERTAI KAMI SUMBANGAN

Berita Gerakan

10年来排水系统未规划 菜芭沟塞积水 爆蚊症

Jun 30, 2022

(麻坡30日讯)菜园芭地沟渠排水不通,成骨痛热症黑区,逾十人先后感染蚊症。

麻坡峇吉里菜园芭住宅区至哈芝再益阿罗沙花园的地段,上个月至今爆发多宗蚊症,麻坡县卫生局多次派员到该地区喷射蚊雾及分发传单,提高居民防蚊的觉醒和宣导。

据瞭解,菜园芭地段共住有160多户居民,近期就有逾十个居民先后感染蚊症。

居民指出,蚊症散播的原因,与当地未妥善规划的排水系统有关。

居民指出,该处住宅区基本上没有一条真正可以排水的沟渠,居民都是延用早期留下的泥沟和不到一尺的小沟排水。

“随着周围的地方发展,土地被填高,菜园芭地段地势变得低洼,加上当地很多泥沟都已被辗平及堵塞,积水无处排放,适逢大雨就涌向居民住家,形成水患。”

居民透露,无法排出的积水,滞留在道路和低洼住家的周围,形成水滩影响居民出入。

居民今日向《中国报》申诉,住家周围雨后的积水,至少两三天才会消退,滞留在小沟内的积水,即便是晴天也常年水满,成了孓孑孳生的温床。

居民透露,逾十年前曾有政党协助筑沟治水,但排水系统没有规划,沟渠建得比住家还高,积水排放不出反而倒灌进屋,水患变本加厉。

由于峇吉里路大沟地势太高,住宅区沟渠已不能再寄望借助衔接该处来排水,居民建议地方政府闢建一条深沟,导引积水排向住宅区后段的巴力泊鲁伯(Parit Perupok)大沟,解决居民50年来水患的梦魇与蚊症的威胁。

陈汶溢促民检查积水防蚊

民政党峇吉里区部青年团长兼峇吉里国会选区服务中心署理主任陈汶溢指出,菜园芭地段目前正爆发骨痛热症,居民受促提高警惕,检查及清除住家积水和小心防范蚊患。

他週三接受《中国报》访问时透露,早前已接到不少投诉,已知记录中共有逾十人染蚊症,其中包括他的亲友、邻居和附近工厂宿舍的外劳。

他指出,麻坡县卫生局早前已将菜园芭地段列为蚊症黑区,派员到该地区採取预防行动。

他说,菜园芭地段多年来一直面对排水问题,导致居民长期饱受水患和蚊症的困扰。

他透露,将尽力协助居民向市议会作出反映,同时建议地方政府在住宅区内闢建一条深沟,协助将积水排向巴力泊鲁伯大沟。

积水两三天才退

谭丽盈(50岁,家庭主妇)

住宅区内根本没有水沟,居民都是自己挖的,每次下雨时积水都会涌入住家和周围,两三天才会消退。

住宅区经常发生蚊症,近期更加严重,左邻右舍一直传出居民染蚊症,威胁着大家的健康。

求助政党没行动

郑文前(54岁,居民)

一旦下雨,居民都非法担心,尤其我家很容易就水患,积水甚至升高到一尺淹进屋内。
十多年来经常都这样,问题一直没有解决。

这裡大部分住家屋前屋后都没有水沟,大雨一来积水根本无处排流,我曾经寻求政党协助解决,但至今都没有看到任何帮到居民的行动。

填高土地阻排水

张怡强(54岁,居民)

我住这裡逾50年了,经常饱受水患之苦。早期这裡还有泥沟不会发生水患,随着地方发展,泥沟渐渐没了,一下雨积水就涌到家裡来。

由于地方发展,土地被填高,阻断了排水系统,水流排不出去,使菜园芭成了聚水盆,频频水患,衍生蚊症的问题,影响居民的健康。

申请建沟建路不受理

张女士(76岁,家庭主妇)

我家屋后十多年前曾有建沟,但沟渠建得比地面还高,根本没有作用,只是浪费公帑,居民反被其害,饱受水灾之苦。

这里由于地契还没有分割,导致居民要申请建沟渠和建路,常常面对不受理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