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aran Akhbar

应依严重性决定违SOP罚款数额 民政党法援组将助人民上诉

Mac 16, 2021

“接到1万令吉的罚单,中得冤枉,趴趴跑四处求助无门?可以联系我,我们有一个法援组,可以帮你上诉求情,据理力争减低罚款的数额。SOP罚单,其实应该像交通罚单一样,依严重性而决定罚单的数额,而不是一律都罚1万令吉。”

对我来说,疫情当下,每个人都应遵守SOP,如果你是无心之过,并非挑战SOP的条例,却接到了执法单位发出的1万令吉罚单,那情有可原,我无偿乐意的帮你上诉求情,减低罚款。

“但如果是那些冥顽不灵丶三番四次重犯或挑战律法者,我则支持重罚。”

政府宣布在本月11日开始,加重罚单的罚款,触犯SOP的,个人从原本的1000令吉,增加到个人1万令吉,而公司或商家则重罚5万大元。

这里不谈有财力的公司或商家,只说说一般的平民百姓。

当下的经济不景,一万令吉罚款,现在对一般的平民来说,是一个多大的负担?一个打工仔,如一不小心中了这张1万大元的罚单,要缴付的话,是他几个月的薪水?

加重罚款一宣布要实行时,引起了极大的回响。反应是呈两极化的,有支持的一方,也有反对的一派。

对我个人而言,加重罚款但得视情况而定,就好象交通罚单一样,分罪行的严重性来决定罚单的数额。

比如初犯丶或是没戴口罩或是忘记了扫描MySejahtera二维码,如果不是在黑名单内,即不是重犯者,我觉得应该维持原本的罚款,即1000令吉就好。

“对於那些三番四次重犯,冥顽不灵,我想说,你就应该缴付这1万令吉的罚款。”

在宣布加重罚款的时候,党内经过开会之后,民政党已经成立了法援小组,去帮助这些初犯,或无意而为之,触犯SOP接到1万令吉罚单的民众。

“但这个法援组,只是帮助那些真的情有可原的公众。”

冠病疫情已经过了一周年,现在确诊每天还是维持在4位数,尽管近几天来确诊数字有所下跌,但我还是觉得大意不得。民众勿掉以轻心,反而应该更加严守这得来不易的下跌的数据。

“我还是想说,严守SOP,出门戴口罩丶洗手液丶保持人身距离。”

现在槟州是CMCO,已经允许跨县,但没必要,还是少出门。Cuti-cuti Malaysia什么的,就留待疫情之后。

民政党全国副主席拿督峇日星

刘华才讥讽议长是安华政府的胶印

刘华才讥讽议长是安华政府的胶印

(吉隆坡12日讯)民政党全国主席拿督刘华才博士认同下议院议长丹斯里佐哈里确实不是邮差,以佐哈里处理前土团党国会议员的方式,充其量只是团结政府的“胶印”。

baca lagi
警局晚上10时后关门 降低警队威信

警局晚上10时后关门 降低警队威信

(新山10日讯) 针对内政部长赛夫丁纳苏申宣布,全国各地警察局在晚上10时关闭大门,民政党全国总秘书罗家荣抨击,上述做法根本是让警队威信下降,且为民众带来负面影响的事情,让人民感到不安。

baca lag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