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ide Join Us Contribute Join Us Contribute

Siaran Akhbar

避免业者频遭取缔对付 民政促速划一理发店SOP及额外收费

Jun 15, 2020

民政党全国署理主席胡栋强指出,政府必须即刻划一全国理发店防疫标准程序(SOP)及额外收费,避免业者频频遭执法当局采取行动对付,得不偿失。

目前,中央和州政府针对理发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不一,让业者和消费者感到非常混乱。

他说,根据报道,理发业复工不到1个星期,业者就因为这些问题频接贸消局通知信,指示他们必须在期限内作出解释,否则将在2011年价格管制及反暴利法令下被罚款。

他指出,中央,州政府及地方政府先后对理发行业复工实行不同的执法标准,业者们不知要依据那一项,根据中央的指示,却又遭地方政府刃难,让业者无所适从。

他说,理发业不同版本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及额外收费这2个问题,目前深深困扰着业者,为避免情况进一步处于难以控制的阶段,民政党建议政府即刻推出一份全国划一的防疫程序及额外收费,让业者及消费人有所依据。

他表示,根据中央政府发出的指示,理发师在为顾客剪头发时,一定要全程佩戴口罩,每服务一名顾客就需换一双手套,而且在为顾客剪头发时,必须戴上面罩及一次性围布,但与各地方政府的指示又有很大出入,举例威省市政厅SOP,只字未提面罩或手套,但在示意图中的人物手部,却画上手套。

他说,这种混乱的现象,业者不知要去根据那一项行事,他们复工营业后,天天见到的不是顾客,反而是执法人员,如果持续下去,叫业者们如何安心营业。

“他们过去3个月因停工没有收入,现在好不容易等到复工解困时又遭执法员突击检举,纷纷接获贸消部的解释信,如果解释未获接受被对付,这几天复工所赚都不够还罚款。”

他说,政府在批准业者营业后,理应采取中庸措施协助他们营业,无需仓促采取对付行动,如果是业者太过离谱或严重违反指示则另当别论,但这几天,业者是因为防疫额外费用问题,频频被当局兴师问罪。

胡栋强也是槟州民政党主席;他表示,整个事件发生都是因为当局在未允准理发店复工前,不但没有划一防疫额外收费,而且还"授权”业者根据店面情况征收不可收过超过10令吉的“权利”,这个举动造成业者在复工后各有各的收费,无法统一,也有一些传统理发店为了减轻顾客的负担,完全没有收取额外费。

他提醒政府体恤理发业者发出的心声,即刻针对防疫额外费用作出检讨,为顾客提供充足的防疫物资原本就是业者的责任,不该推卸在消费人身上,现在既然实行了,却任由业者开出他们的”价格”,这不是在自欺欺人吗?政府在整个过程中没有深入的检讨,仓促作出决定,在接获顾客怨言后,又责罚业者,的确有欠公平。

“如果相关政府单位全面划一额外费用,国内业者就会遵从,顾客也会接纳,大家好来好去,但今天却发生这样的问题,业者们指是根据购买防疫用品及一次性美发用具作出决定,有的征收5令吉,有的征收更多,无法统一,业者不仅混淆,也对顾客不公平,希盼当局即刻介入解决。”

他表示,民政党接获许多业者投诉,指当局始终都没有发出划一额外收费的指示,现在却因各业者征收不同的费用而被当局警告,现在还需面对罚款。

“从国内7个美发协会联合表示不曾同意在6月10日重新开业后,向每位顾客征收5令吉额外费用,还强调总会不能代表发言情形来看,国内每家理发店额外收费不一。

他也提醒国内贸易事务部必须检讨自己犯下的过错,他们完全没有在额外费用方面作好功课,只设下一个”不可超过10令吉”的条规后,就任由业者去”发挥”。

他说,在理发业复工后数天,全国各地贸消部执法人员都在展示他们对付业者的“成绩”,他们将本身犯下的错误来惩罚业者,实在说不过去。

他指出,一场疫情严重影响大马人民,尤其是中下层群体的生活,如果一家有5人要去剪发,这是一笔数目了,加上要去承担业者准备防疫物品的费用,这可是一个负担,他们心中当然会有怨言的。

贸消部之前表明让业者征收额外费用是因为体恤他们的处境,让他们在做足防疫措施之下,又可以减轻一些开销,但现在引起消费人不满后又360度改变立场,这次表示不允许让业者征收”昂贵”额外费用。

不仅如此,业者日后如果还是无法遵从 程序,他们还要向地方政府和州卫生局作出投报,以让当局采取行动,这些举动不都是在刃难理发业业者吗?